禮儀 · 信仰生活 · 信仰Q&A

問:我發現有些堂容許女孩子做輔祭,有些堂區卻不容許,究竟誰做對做錯呢?

要答這問題前,讓我們先看看以下幾份檔的內容:

Vestição (3)(1)按照聖禮部在1970年的《举行圣礼应守的规则》,女孩子是不可以擔任輔祭的:「依照教會內傳統的禮儀規則,禁止婦女(少女,已婚者或修女),無論在聖堂,在住宅,在修院,在學校或在婦女團體,都不得在祭臺上給司鐸輔祭。」(第7條)

(2)不過,那是1970年的規定,而在2004年頒佈的《救贖聖事》訓令,就如此說:

「繼續讓男童或男青年以俗稱『輔祭童』(ministrantes)的身分在祭臺上充任輔祭,實在是值得稱許的優良傳統,他們並接受適合其程度的、與這項服務有關的教理教導。不要忘記,歷來許多的聖職人士都是由這些孩童當中產生的。應為他們成立或推動善會,並邀請家長參與或協助,為能更有效地共謀輔祭孩童的牧靈照顧。國際性的輔祭會由禮儀聖事部成立,或由本聖部批准並審核其章則。教區主教可根據現行規定准予女孩或婦女充任輔祭。」(第47條)

由於後一份文件較遲,所以有理由相信,教會當局改變了做法,輔祭不是絕對要由男孩子來擔任,而主教可以按自己教區的情況,加以決定。

(3)雖然如此,但在天主教法典中又有這樣的規定:

「男性平信徒,凡具有主教團所規定的年齡及才能者,得依禮儀規定擢升為固定的讀經及輔祭之職;」(230條-1項)

這裡所說的,是指教會內正式的職位,可以稱為常務輔祭職,有別於一般在禮儀裡做的輔祭,那些可稱為臨時的。故此,雖然這種固定的輔祭規定由男性擔任,卻不代表一般的輔祭,必須是男性。

綜合以上所言,我們可以用陳滿鴻神父的一段文字作總結:

「1917年的教會法典禁止女性在聖堂內走上聖所,這禁令在1983年的新教會法典取消了,去年(編按:文章寫成為1995年,故此指1994年)羅馬也正式批准了女孩子可當輔祭(altar server)。至今仍存的禁令有三:第一,女性不得領受讀經職(lector),但可以讀經。第二,女性不得領受輔祭員職務(acolyte),但可以輔禮、當輔祭(altar server)。」

既然如此,為什麼仍然有些堂區,不接受女子作輔祭。這裡涉及的,就不再單純是教會法律或規定,而是牧民的問題。有些決策人認為,讓女孩子參與增加輔祭的人數,有助禮儀的施行,甚或間接讓教友更投入堂區;有些決策人認為,輔祭或多或少是朝向神職的途徑,如果容許女孩子加入,可能會不利於男孩子的參與,所以不願意讓女孩子擔任。當然,以上的解讀,可能只是個別情況,不同堂區,還有其他因素作決定。

有關女孩子可否擔任輔祭的解說就至止,但由此問題,不妨再帶出理解教會政策的方法:許多時候,教會的具體措施,都會因時變化,所以看教會的文件,不一定就是答案;再者,在原則以外,牧民亦是很重要的考慮因素,而這一點與具體狀況有密切關係,更不容易一刀切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