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生活

查理曼的雄心

— 教會 2000+ —

2nd & 4th Monday

宗教信仰常是帝皇用以統一及鞏固帝國的工具或手段,尤其在古時候,宗教、政治、文化藝術的關係非常密切。查理曼 (Charlemagne) 一如比他早幾百年的君士坦丁 (Constantine) 大帝,將基督宗教配合政治及文化藝術成為羅馬帝國統一的重要元素,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發揚光大。

眾所周知,查理曼的「曼」,是「大」的意思,約定俗成,查理曼大帝這稱謂實有重複之意。我們玩撲克牌的紅心 K,red K正是他。不少歷史書形容查理曼擁有雄才偉略,他野心很大,在位四十六年間出征五十三次,擴闊帝國版圖,包括高盧 (後來的法國)、意大利、日耳曼、西班牙北部等地;他以基督宗教,作為連結這些不同地區的鎖鏈。為使人民就範,有時用上非常手段。在日耳曼戰役中,強迫撒克遜人皈依天主教,不惜處決 4500 名叛軍,如此嚴厲式鎮壓,曾引起當時教會人士的抗議。

無論如何,這位被後世稱為歐洲之父 (Father of Europe) 的大帝,於 800 年接受教宗良三世 (Pope Leo III) 加冕為羅馬帝國皇帝。此時起的羅馬帝國於十八世紀為啟蒙運動學者伏爾泰 (Voltaire) 諷以神聖羅馬帝國 (Holy Roman Empire) 之名,指它既不神聖,也不單止是羅馬。

查理曼的魄力不單投入在政治軍事上,他的卡洛林王朝帶動文藝復興,是西方教會第一段文學、藝術、宗教典籍、建築、法律、哲學的興盛時期,被譽為「歐洲的第一次覺醒」。查理曼廣邀英格蘭、意大利、愛爾蘭等地文人學士匯聚首都亞琛 (Aachen, Germany) 創建皇室學院培育年青貴族,重振古典拉丁文學、研究聖經、教父著作及禮儀等。

Charlemagne Father of Europe那時,宮廷聖堂設有抄經室,隱修院的修士們每天在那裡進行艱鉅細密的福音抄經工作,不少修士其實不諳文字,只在專注又單純地「搬字過紙」,五萬本文字瑰麗的抄本就這樣完成了。查理曼是軍事強人,不是文士出身,不精文字,據悉,他居室床沿案頭,經常放有一本寫字簿,相似孩子學習的字母簿,可見他為習字而努力不倦。

在教會教義及禮儀上,查理大帝支持「和子論」,即尼西亞信經中論述聖神「由聖父、聖子所共發」,這使他被東方教會視為一位不正統的君主,只受羅馬主教指定為合法的皇帝,那時,東方正教會只承認女皇伊琳娜 (Queen Irene) 是羅馬正統。直至 812 年,拜占庭皇帝才正式承認查理曼為西方的皇帝。這也成為 1054 年羅馬拉丁教會與東正教大分裂的主因之一。

另外,統一羅馬拉丁教會的禮儀也是查理大帝與他父親丕平的決心,禮儀中引入拉丁文更是查理曼大力鼓吹。他請求羅馬把拉丁文禮儀書送來,以便在各處傳播。高盧很快就採用了,西班牙直至十一世紀才改用。可是這種禮儀改革訴諸外表的法定禮節,不少信友根本不懂拉丁文,他們見到背著教友低聲誦唸聖祭經文的神父,語言的隔閡減低信友的參與度,唯有像觀看表演,默默體會禮儀的神秘感吧。(微風)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