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生活

禁忌?

          許多年前,午飯時同事帶我去見識一間港式西餐,主要是見識進店後,全場只要講兩個字,就可以點好餐,吃飽飯。一坐下,侍應前來,你只要講「紅」或者「白」,就是羅宋湯還是粟米湯,然後講一個數字,就是四款午餐的其中一個號碼。那麼,餐飲如何?原來侍應每過一段時間,就會用托盤送來各式飲品,你自行取用即可。

          為什麼要這樣做?無他,生意興隆,老闆想客如輪轉,自然想大家點餐加速,吃快一點。這不是我的推想,因為老闆真的每隔十分鐘,就會對在場的學生說:Time to go to school。英文文法未必正確,心意就很明顯了。

          雖然吃得有點匆忙,但總會再去幫襯,因為價錢平,食物亦相當美味,即使你覺得做法不太好,還是會回頭。

          只是,廿年過去,這兩年還遇上疫情,老闆的做法是否依舊呢?我想,時移勢易,改變做法,也是相當合理吧?

          會想起這件往事,是因為在某一個講座裡,有神長談到彌撒中選曲的問題,他提出一個可能性:「可否不選頌恩裡的歌曲呢?」說完這句後,頓了一頓,就說:「現在,我好像踏進了一個禁忌的話題吧了?」

          在堂區生活裡,我們大概也遇上不少「禁區」。許多事情,原來都有堂區由來已久的規矩,這些可以是源自普世教會的教導,如彌撒裡的種種規定,也有不少是這個堂區的老傳統,堂區內的「長老們」已經習以為常的做法,亦有部分是堂區在具權力者的看法,由於身分問題,就成為堂區裡的規矩了。

          也許,各種規矩的形成,本來也是有其原因的,正如文章開首提到的食肆,它在生意興隆時,就用上「兩字訣」及「趕客英文」來保持輪轉。但是,我有理由相信,如果人客太多,而是客人趨少,老闆必然改變做法。

          但是,堂區又如何呢?神長提到選用其他歌曲,正如有人建議具特色的彌撒,也有人提到堂區舉行與時並進的活動,又或用其他方式來上主日學等等,那些嘗試更新堂區的做法,本來是應時變化的自然趨勢,卻很容易變成禁忌了。

          我想,那間食肆的老闆及侍應,應該也很想繼續原有的做法。無他,習以為常令自己感到舒服,效率高超可以更輕鬆地工作。他們不得不變,是因為時代不同,要讓新一代的食客願意入門吃飯,就要有合適他們的做法。同樣地,堂區恪守傳統不是問題,但這些規矩,究竟是讓需要救恩的人,更容易走向天主,還是變成攔路虎,令人過門而不入呢?

        一間小店尚且要應時變化,如果堂區生活仍然保留廿年前的做法,不理會門可羅雀的實況,再多的規矩,動不得的「禁忌」,終歸就真的孤獨地長存了。

[原刊於公教報「塘邊鶴」專欄]

Image by Arek Socha from Pixabay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