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道班與主日學 · 信仰Q&A

14. 不同宗教都是導人向善,會不會在世界終結時,其實眾神都是一源?

st-peters-basilica-1014258_1280有三個人乘船遇上海難,飄流到荒島上,共度了大半年魯賓遜式的生活。有一天,甲在沙灘拾起一盞古老的油燈,擦了幾下,竟然有一個燈神冒出來。燈神向他們三人說:「我可以為你們各實踐一個願望,讓你們得到幸福。」甲說:「我要回家,一家團聚最幸福﹗」於是燈神大手一揮,甲就消失了;乙說:「我要回到十八歲的歲月,那時候的我和同窗設想未來夢最可貴!」燈神手指一撇,乙也消失了。丙看見二人都消息了,向燈神說:「我們三人共聚在這島的日子,我覺得最幸福,請你把他倆變回來。」

這個問題有一個前設:宗教是導人向善的。基於這個前設,而在現世中,的確又是有不同的宗教,這使慕道者不時提出有關世上是否有不同的神的問題。

關於天主的唯一性,以及其他宗教是否也有真理在其中,我們在往後的日子裡,會深入探討,教會在肯定基督是得救的唯一道路的同時,也承認不同的宗教和文化,各自也有真理性。這些複雜而抽象的哲理,在以後問道的路上,都會繼續討論。反而,關於「宗教是導人向善的」的前設,卻是我們為這個問題思考的重要的切入點。

這個前設,大概是由我們與生俱來追求真善美的渴望而來。要談什麽是「真善美」?談何容易?文章開首的故事,正好讓我們思考:

甲說:「我要回家,一家團聚最幸福!」那是親情施與受的善和美。

乙說:「我要回到十八歲的歲月,那時候的我和同窗設想未來夢最可貴!」那是我們年輕時未受入世謀事的事而憂、對將來充滿期盼的善和美。

然而,丙說:「我們三人共聚在這島的日子,我覺得最幸福,請你把他倆變回來。」那是以己為本的慾望,雖來得「真」,但是否善和美的表彰,值得我們思考。

沒有人不渴求幸福,但是實際上怎才是幸福,就人人不同。這涉及的是個別人的成長經驗、人生體會、性格取態等。緃然我們追求的幸福有異,但很多時候,在我們對要追求的嚮往、欣賞、觸動人心的真善美都是殊途同歸的─那就是對施與受的憧憬。不論你的背景為何,你能不為下面所寫的感動嗎?

「有些路啊,只能一個人走,我慢慢地、慢慢地瞭解到,所謂父母、子女一場,只不過意味著,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龍應台,《目送》)

「但最近兩年不見,他終於忘卻我的不好,只是惦記着我,惦記着他的兒子。我北來後,他寫了一信給我,信中說道:『我身體平安,惟膀子疼痛厲害,舉箸提筆,諸多不便,大約大去之期不遠矣。』我讀到此處,在晶瑩的淚光中,又看見那肥胖的、青布棉袍黑布馬褂的背影。」(朱自清,《背影》)

你我之所以會心有所感,那是源於我們內心對施與受那真、那善、那美的感悟。

我們在慕道的過程裏,真實地感受,在天主教內的所呈現的天主,由祂而來的道理、禮儀,以祂為中心的團體與行動,為慕道者來說,是否有所感受、感動,究竟在這個慕道的過程裡,我們是否可以尋找到自己的「幸福」,是否感受到真善美,這才是在慕道階段裏最重要的問題。(樂言)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