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

認識靈修大師梅頓

書  名:認識靈修大師梅頓認識靈修大師梅頓

                    (Thomas Merton An Introduction)

作  者:威廉‧尚儂 (William H. Shannon)

譯  者:譚偉光

出  版:基督教文藝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2 年

頁  數:283 頁

定  價:HK$125

上星期在這裡與你介紹我十分十分喜愛的女聖師大德蘭,今週向你淺談另一位我同樣非常喜愛的靈修大師多瑪斯‧牟敦 (Thomas Merton)。他英年早逝,享年五十三歲,過身的年份,吸引我跟他沾上一丁點「緣分」。

此書的原文名稱是 “Thomas Merton: An Introduction”。對完全不認識這位靈修大師梅頓的讀者而言,這本書是很好的踏足之地。掀起目錄,一個又一個令人目眩的題目展現眼前:梅頓的生平故事,包括修道前與修道的歲月,還有梅頓展館:尋找梅頓著述中的主旨、內在性──為內裡發言、群體對集體、非暴力、禪等等,更有偌大篇章「梅頓書庫:孰者優先?」,引導大家細看梅頓的著作,例如震撼世界文壇的《七重山》,另有《無人是孤島》、《默觀的新苗》等等,給我們看到一個十分精要及全面的「梅頓藍圖」。

透過對梅頓的省思,引領我們明白自己,以及我們對上主、他人和創造物之間的微妙關係。

上主臨在於我們內在生命

「活在世上唯一的真正喜樂是從我們虛假自我的牢獄中逃脫出來,藉著愛進入那位賜予生命者的契合中,祂居於每個受造物的本性之內,也活在我們靈魂的核心之中,並且在其中高聲唱歌。」牟敦在其著作《默觀的新苗》中強調我們必須從虛假的自我中離開,才領略到與上主深入的契合。而在他另一本談及深度的內在經驗的作品《隱修士牟敦悟禪》有此陳述:「發現上主臨在於我們存在的至深處,實際上就是從外在生命變為內在生命的一種轉向。」

然而,許多人卻還未察覺這個早已存在的內在世界,只繼續耗盡心力在身外之事,他們欠缺一個中心點,以致使生活、生命變得支離破碎。我們的存有,只能夠從內裡被經驗得到。我們需要的是一份內在的自由和一種內在的視野。只有當我們與自己內裡某些我們並不真正認識的東西取得聯繫,我們才能經驗那份甘美的視野。那樣我們「並不真正認識的東西」可能正是上主的真正實在、神聖自我的實在。牟敦進一步闡明,發掘我們的深層內在,以及於那兒尋找上主,是人類共同的任務,對於真實存在的渴求,只有上主才能滿足那份渴求。

默觀的生命

牟敦曾這樣描述基督徒的默觀生活:「默觀是人的智性和靈性生活的最高表現。默觀是生命本身、全然的覺醒、完整的活動、全然意識到活生生的生命,默觀是靈性的驚奇。」

他又認為默觀生活的最深處是神秘而不可知的。我們幾乎無法以科學化的語言來描述。如果我們肯深入到自己的孤獨寧靜中,無畏地進至自己內心的孤獨中,我們將明白什麼是超越文字與解釋,這種生命體驗是在我們自己的內心深處,天主的靈與我們最隱密的真我親密地結合。

人本來就具有天主的肖像,被創造為默觀者。原祖父母被天主所造,居於樂園當中,與天主保持和諧密契的關係,人在那時處於合一的狀態,得以實現自我,這是一幅美麗、圓融的圖像。及後,原祖父母違背天主的命令,與天主的關係破裂了,從此人就由合一的狀態墮落至分裂的狀態。依據牟敦所言,人處於的分裂狀態,是由默觀視野的圓融狀態,掉落到行動、世俗生存的多元、複雜而失焦的狀態,不再以天主與其最深的內在自我為中心。

度默觀的生活正是我們「回歸樂園」、重拾內在真我的不二途徑。默觀生活不是目標,而是透過默觀生活,與那位降生成人、死而復活的基督結合,由信仰重生於天主之中。這也是我們被聖化的進路,內在的自我甦醒促使我們邁向回復天主肖像的路徑。

牟敦一方面肯定領洗的重要性,藉著領洗,我們存在的根基中被聖化了。可是這個神聖的生命仍然潛藏在我們內,誠如一粒有待發芽的種子。除非透過苦行與慈愛的生活,並在更高的層次上過著默觀生活,神聖的生命才能發展。

換句話說,若那些已領洗的天主子女沒有察覺或意識自己的天主子女身分,只安居於外在的自我中,不往深處尋找原本就存在的內在天主,那潛藏的默觀與神聖的種子只會繼續靜態地潛藏著,永遠不會發芽生長、開花結果。天主的顯現從來沒有變成一種親密的實在,只因這些天主子女不曾覺醒到這份意識,以致渴望尋求祂。正如聖保祿在格林多前書所指的屬血氣的人,「然而屬血氣的人,不能領受天主聖神的事,因為他是愚妄,他也不能領悟。」(格前 2:14)

一個有意識進入默觀生活的基督徒,牟敦認為他必須開放自己經驗獨處。獨處可謂是默觀生活的要素,他在《沉思》裡這樣說:「真實的孤寂將我們安置於一種不能被領略的『臨在』之中,……真實的孤寂,會帶領我們去面對一個超越的『臨在」,使他包羅萬有。當我們真正孤獨的時候,我們便與上主同在,孤獨的生活也是一種祈禱的生命。」

過程中,在面對那個超越的「臨在」前,默觀者必須耐心忍受及等待,「在寂寞與孤單、乾枯與痛苦時要知足,在黑暗中等待天主。在受苦的黑夜裡,你那對天主說不出來的渴望,將是最美的禱詞。這對你以及教會,都是更有價值的,比飛得最高的智慧與想像更榮耀上主。」在其《隱修士牟敦悟禪》這樣說。這與聖十字若望的「心靈的黑夜」具異曲同工之妙。孤寂本身就引領我們與上主會晤,經驗祂、與祂相遇,其中所需要持守的,是對祂「說不出來的渴望」。這份渴望驅使我們靠近上主、倚賴上主、愛慕上主。

但有一點牟敦提示默觀者要小心的,在默觀生活中經驗孤寂,絕對不等同於自我封閉、無法對別人開啟心靈。真正的默觀者是勇敢而積極地面對自己,而非消極地處於靜止的狀態。

悟禪

牟敦對於禪宗的研究與啟發,見於他生命的最後十年。在他撰寫其出色的自傳《七重山》之時,曾涉獵東方文獻:「本身並非十惡不赦……只是有點不切實際。」到他晚期的作品中,他曾為到自己這番狹隘與全然誤解的言論感到有點尷尬。

對禪他嘗試解釋為:「對於那個超越物我的純然存有的本體覺醒。」他期待能夠豐富他靈性與修道傳統的,是那作為冥想的禪,而非禪宗佛教。禪的整體目的不是要給經驗作極其簡單的說明,而是不用以邏輯言語表述作冥想,卻對現實得著直接的拿挰。是牟敦對於默觀的神秘經驗的拿挰,讓他最終能夠明白禪的真諦。

在牟敦與當代其中一位禪學大師鈴木大拙經過深入交流,並經年地整合自己的宗教經驗後,他領略到禪是覺悟,不是教義;禪不重視言語上的傳遞,只在於求真。

總而言之,細觀這位二十世紀很重要的靈修大師之筆觸,他喜歡以文學味道較濃的筆法,細緻又有力地描寫默觀、靈修的境界,大家看到,他的大部分著作均與默觀、沉思、靜默、煉淨有關,直指向人的內心,在那裡,天主也臨在那裡。

在深度的靜默中,牟敦與這個世界相遇,他永遠遊走於出世與入世之間,在他生命的最後十年,他更深入地關心這個世界,倡議非暴力的真正和平,一如他曾描述的圖像,在那熙來攘往的十字街頭,他的心擁抱著這些不相識的人群,完全與他們融合為一,他真正明白到,整個蒼生,本為一體,緊密相連。

文 ‧ 佳美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