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聖 · 信仰生活

日本沉默之旅——札記

作者:唐秀蓮

電影「沉默」在香港的教區內播映,我有幸看了兩次,於是決定去日本長崎走一趟,與神父商討後他也有這個意思,於是就組織了一次日本沈默朝聖之旅,當天我們早上參與彌撒聖祭後,隨即上機飛到日本福岡,抵達福岡後,從福岡坐車去長崎,到達長崎天開始黑了,我們下榻酒店後,導遊對我們說:長崎夜景是世界三大夜景之一。

日本沈默之旅B第二天早餐後我們驅車前往「二十六殉道聖人館」,我們在那裡舉行彌撒聖祭,彌撒後,導遊帶著我們去參觀「二十六殉道聖人博物館」,館內的導賞員首先帶著我們看一幅巨大的油畫,這幅畫記載著在十六世紀的時候,在長崎被廹害的基督徒的歷史,他說我們現在站立的地方正是當年那些被廹害的基督徒受刑處決的位置,當時內心有一種莫名的心酸感湧上心頭,導賞員繼續帶著我們去到下一層的展覽廳,那裡展示著一些觀音像,導賞員解釋,這些觀音像是他們用來作掩飾的,因為不能擺放聖母像,所以以觀音像代替聖母。

之後我們看到電影內聖母像和耶穌像的踏板,導賞員解釋著說:當時執政的諸侯豐臣秀吉要基督徒每年在日本慶祝新年一月一日在市政府廣場,表明背棄基督宗教,要他們腳踏聖母像。當時那些基督徒心中所想的是:我們沒有機會看到聖母,唯一看到聖母,就是腳踏聖母像時,所以他們願意腳踏聖母像,來滿足他們對看到聖母的渴望。要用腳踏聖母像才可以看到聖母,那種矛盾與痛苦,非筆墨所能形容。電影內所描述的東西,現在瀝瀝在目,全部不是電影虛構的,真的百感交雜。

日本沈默之旅C導賞員又帶我們看了一塊木板,上面寫著日本文,導賞員解釋這是當時的懸紅通告,凡舉報基督徒的,都有賞報,懸紅通告板隔鄰有一個很大的十字架,這個十字架上的人不是耶穌,是被釘的教徒,相信這是紀念電影裡的茂吉和一藏,他們當時所受的苦難,完全感受到,他們是如何痛苦難受。我們再轉入去到一個房間,內裡是一個裝著二十六位殉道者的骨灰塚,神父帶領我們在這裡為殉道者祈禱,望著殉道者的骨灰塚,真的很佩服殉道者的勇氣。祈禱後導賞員告知我們附近有一間建於1875年的教堂「浦上天主堂」,這所教堂在1875年禁教令解除後興建的,但在1945年被原子彈炸毀,那裡有一尊聖母像仍然屹立不倒,只是被炸了一隻手,這教堂於1959年後重建,我們於是開車去參觀「浦上天主堂」,浦上天主堂隔壁有間原爆紀念館,記載著1949年美國轟炸日本的事蹟,從教堂向外望,見到附近有一尊很大的觀音像,我們把它當作聖母像。而我們真的不夠時間仔細參觀,匆匆的要離開了。

我們回想一下:當時的基督徒是要潛藏地生活,經過二百多年後,到十八世紀基督徒才敢現身,真的不可思議!

第三天,我們驅車往鹿兒島去,參觀著名的馬之背與海地獄,到達鹿兒島我們下榻的酒店,看到酒店內有一大禮堂,禮堂內放著很多神父的祭衣,我們很奇怪,為什麼這麼多神父祭衣,查問之下,原來那個禮堂是日本主教團與韓國主教團在那裡開常規周年會議,我們真的很幸運,竟然不用相約,能夠與他們住在同一酒店下,日本的主教,聽聞我們來日本朝聖,他也親身過來與神父寒暄,天主的安排,真的很微妙。

第四天,早上我們去到風景美麗的馬之背,下午到了著名的別府海地獄,跟著回酒店休息,在酒店把海地獄的照片放上facebook, 林康政先生看到我們的照片後,他就告知神父:大分苦修院在我們酒店附近,你們會去參觀

日本沈默之旅A

嗎?第二天,神父與導遊商量,我們要更改行程,去參觀大分苦修院,於是找到苦修院的地址,馬上出發去苦修院,在車上我們一路唸著玫瑰經,還不到一串玫瑰經的時間,我們已經到達苦修院了,我心中在想我們昨天去了地獄,天主怕我們眷戀地獄的虛幻,所以今天要神父帶我們返回天堂的感覺。大分修道院是聖方濟沙勿略住了兩個月的地方,所以內裡安放著聖方濟沙勿略及一些無名殉道者的聖觸,亦有二十六聖人的聖觸。真的感恩天主的帶領,天主並不「沉默」,一路上衪都在保守著我們,感謝天主!

第五天,我們的行程返回福岡,我們要去福岡的今村教堂,那教堂是在偏僻的鄉村裡,我們到達這間教堂時,看到一大條橫額用日文寫著「發現基督徒150周年紀念」,神父解釋今村這裡原本只有兩位潛藏的教徒,後來禁教令解除後,那兩位教徒公開承認他們是教徒,但人們又不知他們所說的是真是假,於是請浦上天主教堂的隱藏教友到今村這裡來,確認他們是否真的是教徒,主教和他們相認之下,確定了他們教友的身份,自此之後今村教堂才有今日的歷史,亦想像到當時的教徒,他們堅忍的信仰態度,真的值得我們學習。導遊說:若不是我們的帶領,他今生也無可能知道這間教堂及這些歷史。參觀完今村教堂在回去酒店的路上,天主給了我們一個考驗,因為神父告知我們今晚住的酒店附近沒有教堂,我們明天下午返回香港了,所以明天我們可能沒有地方開彌撒了,但明天是聖保祿聖伯多祿紀念日,沒有彌撒怎麼辦?我就對神父說:我們看看可不可以在酒店的房間開彌撒?到達酒店後,果然有一個房間比較大一點,可以容納我們三十人的房間,神父決定在那個房間開彌撒,我們也可以感受一下,十六至十八世紀時的教徒,沒有彌撒,沒有神父仍然堅守信仰的教徒那種心情,我們大顆兒回應了天主的考驗,天主應該對我們這批信衆,應來一個滿分啊!

這一趟日本的朝聖,每一天好像由天主親身帶領著我們,衪是在我們當中與我們同行,一次又一次見證上主的偉大。

「不背棄法律和教規,而背離我們的教規。要懷念祖先當日所創的大業,這樣纔可獲得無上的光榮和不朽的芳名。」(加上2:21-22,51)

〔聖神修院神哲學院「神學普及/文憑課程」學生會供稿〕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