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修

誦唸〈耶穌禱文〉與玫瑰經

最近在看《聖山沙漠之夜:隱修導師談〈耶穌禱文〉》,書中談到誦唸〈耶穌禱文〉的方法,我覺得同樣適用於唸玫瑰經,因為兩者一脈相承。

記得潘寧頓神父(M. Basil Pennington, O.C.S.O.)在《玫瑰經祈禱》一書中提及,自沙漠教父開始已有用手來幫助專注唸禱文(英文書名:Praying by Hand)的操練,作為用唸珠祈禱的初型。

而極為重視沙漠教父的傳承的東正教隱修士,他們在發願時會收受一根用來祈禱的繩子,繫在腰上終生不離身,鼓勵他們終生不住祈禱。他們會用這條唸珠不斷唸〈耶穌禱文〉。

由此可見,用手撥動唸珠誦唸〈耶穌禱文〉或玫瑰經出自同一根源,是一樣形式的祈禱。因此,《聖山沙漠之夜》一書所說的誦唸〈耶穌禱文〉的方法,同樣適用於唸玫瑰經上。

書中提及的方法是,誦唸〈耶穌禱文〉時,將注意力集中於禱文內容的每一個字上。「主、耶穌、基督、天主子、求祢憐憫我、這個罪人」,「這個罪人」可以省略,但最初唸可用此句增添懺悔之情。最初輕聲用口誦唸,這是最容易集中專注力的,後來可以在心中默唸,在心中專注於禱文每一個字上。當分心了,再次輕聲用口誦唸,用手撥動唸珠,幫助自己重新專注,再次將注意力放在禱文中每一個字上。

這個方法用來唸玫瑰經同樣很好。實在,唸經祈禱,只在乎有多專注。如果無心在唸,沒有專注於祈禱中,那就沒多大意思了。

而在唸聖母經時,專注在對聖母的讚頌,意識到自己在向一位尊貴的對象懇求幫助,也專注在自身的卑微,意識到自己是個需要扶持的罪人,需要從天上來的幫助。一次又一次,精益求精地維持專注力,分心了又再集中精神,這樣唸經必定是個很好的祈禱經驗。潘寧頓神父曾說,一些家庭主婦往往在唸玫瑰經時,進入了無時間意識的默觀狀態也不自知。

今天是花地瑪聖母瞻禮,特草此文,敬獻聖母。

作者:小德蘭(不是聖人小德蘭,而是渴望成聖,以小德蘭為模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