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智勳神父:我們就是要宣講耶穌

上一頁(4/6) 主頁 下一頁(6/6)

吳智勳神父.JPG

問:每星期準備講道難不難?

答:講了幾十年道,每星期都應該準備,並不太難,我也不怕講。但因為講了幾十年,我不想太重複,要有新意其實並不易。我自己有個紀錄,講過什麼,盡量不重複,要花些心思,找資料,看書等。

問:幾時開始準備?

答:通常是星期一二便準備主日的講道,用時間去準備。要花功夫去找資料。講是不難的。

問:以前修院有沒有這方面的訓練?

答:我們以前做初學有一些訓練,要準備好向神父講。神父們會給回應,如何改善等。以前我們做修士時代也有機會去講道,輪流出外面聖堂講道。最好的是正式在堂區向著大眾講。

問:現在好像很少聽修生外出講道。

答:因為現在不批准了。所以沒有了。但其實能向著堂區眾人講是好的,是在修生時已有訓練是好的。

問:在這方面的訓練,基督教似乎強很多。

答:因為他們的主力在聖道禮,但我們聖道聖祭禮也重視。一般他們講道都很長,我們的比較短,只有十多分鐘,若長的講道,我們是訓練來帶避靜用。

問:講道是集中釋經、感召教友或其他目的?

答:一定用當天的天主聖言,帶領教友,目的不是純粹為解經。藉天主聖言去認識耶穌基督,這是最重要。當然亦希望教友們能喜歡天主聖言,產生興趣,自己去看。

問:串連三篇經文,是否很難呢?

答:串連三篇的確是考功夫的。我最早期,重點是圍繞福音,為了認識耶穌基督。但近這十幾年,教會藉三篇讀經,想令我們對信仰有更深認識。教會的選擇,甲乙丙三年,讓我們去認識聖經,充滿苦心。舊約、新約、書信、福音,真的很齊全。值得我們推介。這十幾年我們刻意選一主題,將三篇經文連起來,就要費點功夫了。

問:這選經是梵二後才出現嗎?

答:是,從前和現在,是大同小異,經過禮儀改革,有些不同。甚至基督新教牧師也和我說,天主教的選經真的有心思。基督新教他們是依照牧師自己 的喜好選經。我們是很全面,系統性地將聖經重要部分讀一次。只要你三年內,每主日都有望彌撒,又留心的話,便會得著很多。將全部福音,需要知的,都很整全地編排出來。這是梵二禮儀的一個很苦心的嘗試。

問:有沒有一次最難忘的講道?
preach
答:不只一次,有時有些主題,自己很喜歡,便講得很爽。亦可看到教友的反應,和他們眼神接觸,身體語言,大概可估到教友的反應。留不留心,會心微笑、點頭,便可知大概。若說難忘,講正喜歡的主題便難忘。最難得是教友會回頭說好,給很大的鼓舞。記得有一次,一個教友完了彌撒入祭衣房問,下台彌撒是否我講,我說是,他便說回去叫媽媽來聽。那次是講聖家節,令他觸動。這便很鼓舞,一個不大認識的教友,得到幫助。所以很多時不知是哪一句,什麼時候,天主用了,便感動到人。不是我的功勞,是天主聖三的功勞。

問:純粹在台上望下去,大部分時間是覺得教友怎樣?在聽道方面。

答:大部分我都很滿意。一般來說,都很留心,注意聽道。當然難免有些事會令人分心,例如嘈吵的小朋友。但我又不介意這些小朋友,反而可能有些教友會覺得令人分心。一般教友都肯專心,令到你覺得即使辛苦準備道理也值得。因為見到教友反應。

問:會否這麼多年都在RICCI HALL,才會令你有這感覺?

答:當然教友們熟識與否也是很重要。熟識的人知道他們感覺。已經有分情感,容易點。同時亦知道他們一些背景,知道一些情況。所講的又配合,可看到他們的反應。教友有熟絡的環境,其實會有幫助。所以我也勸教友,若那個堂區對他有幫助,便應多留下,不必到處去。

問:其實你很少去其他堂區的,是嗎?

答:現在少了,從前也曾去幫別的堂區。以前試過幫聖母玫瑰堂手,當時有神父意外過身,便幫手。以前我們這裡還有其他華人神父,所以我還可以去別的地方幫手,我落過去幾年幫手,所以還認識一些教友。現在少了,因為這裡常是兩台彌撒,甚至三台,便不能幫其他堂了。

問:這樣,你感到教友常集中聽。但例如電話等,有沒有影響?

答:很少有人有電話聲,極少。亦少看見教友自己看手機,真的,香港教友算是不錯。

問:有沒有一些教友的行為令你覺得熱情受打擊?

答:在講道時少,很少,例如談話等。可能我們聖堂細,座位是對望的,當別人看到你,你也不好意思。所以坐位編排也有幫助。少有這些事。若說不開心事,並不是講道時,而是彌撒後,來和我說,一些很不同很保守的意見,這便不太開心。例如有人說,神父,聖堂為何用女輔祭?為何容許女送聖體員?

問:竟有這樣的事?

答:有的,但又不能駡他說全港都有啦!這時代,還有這些教友,專講這類事。甚至不喜歡有女性在祭衣房服務,祭衣房是不准女性進入的。真不知怎回應。這些保守教友提出他們的意見。

問:那麼有沒有人提手領聖體不好?

答:這些就沒有。因為我曾提過要尊重別人。教會都容許,為何不尊重別人?我曾公開講有關事情。也有人曾問每台彌撒都有聖體和聖血,為何不是特
殊情況才有。

問:可能有些人自小便在外國生活,外國可能有些地區不准手領或領聖血,他們不知道教會已准許。

答:可能是。但香港教區已容許。若他單對單問我,我便會說教區早已容許,而且在這時代,男女來幫忙也很普遍。歡迎男女一起服務。

問:反而這方面的事比政治還多問題。

答:我也曾公開自己立場,在講台上不談政治。講天主聖言,我們會講大的原則,教會有關政治大原則,聽完後,你們自己決定自己立場。大原則是,比方,我們不贊同用暴力的,這不是我們基督徒的方式。這是很清楚,來自聖經,教會訓道。沒有人會反對。至於具體問題,我從來不在講道台上講。講道台上是講天主聖言,不講政治。我們的聖堂什麼人也有。有政府官員、激進青年,黃絲藍絲也有。怎可在政治問題上分裂教會?既然重視自由,也應尊重別人取捨,很簡單。不是只有一種做法。我從來不在選舉日期講有關候選人的做法。純粹政治完全不談,相信別人判斷,不站任何立場。除非是明顯地違反公義愛德。否則我們不談。

問:這堂區教友流動大不大?

答:基本教友流動性不大。多數熟口熟面,不過,最近這年多了一些不常見的人,可能由其他堂區來。試過有些堂區十個八個一起來,當然歡迎。可能來一兩次觀摩取經。可能聽聞這堂區有些不同。例如禮儀上,或是歌詠團等等,有些不同。歌曲動聽,自己回去可以借鏡。這種流動性是有的。基本教友則是常客。

問:這樣似乎小堂對神父來說,感覺更好。

答:當然小堂有小堂的好處。人更熟絡。我們每台彌撒間的時間空間很多,不會像大堂區那麼緊張。起碼半小時以上,年輕人有同輩站著傾談。可見回老朋友。很多舊生。

One thought on “吳智勳神父:我們就是要宣講耶穌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