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惠民神父:第一個聽眾是自己

 

上一頁(5/6) 主頁

蔡惠民神父

每星期都要講道,會否覺得很困難?

答:這可分階段來說;開始時是有壓力的,因為要準備好一台講道,自己視為職務上的重要工作,自然有壓力。因為好想講一番有深度的道理,想自己講的內容「好勁」,在這種想法下,壓力自然存在。不過,經過多年的鍛鍊,自己不再視講道是一種工作或壓力,反而之為信仰生活的靈性反省,每星期都按時要做好自己的反思,講道成為生活的規律,只要有信仰生活,自然就有講道的內容,所以不再是困難了。

今天會如何理解講道的意義?

答:講道的對象是教友,但首先是自己。每星期都要講道,就是要好好反省一下:在此時此刻,這個主日的經文,為自己有何意義。因此,講道與生活是有密切的關係,而神父的講道,自然是自己生活的反省,並把這份反省帶給教友。

最難忘的一次講道?

答:為我來說,難忘的講道,必然是在當下的團體來產生共鳴的,這不僅為我,也是團體感到難忘,才是真正的難忘。我還記的是一次,是在2003年期間,沙士下的聖周苦難主日,當時香港的處境是充滿恐懼,而當天的講道正是要說明十字架固然是苦難與死亡,同時也是一份盼望,而時教友一起揮動樹枝,表示盼望。我雖然不再憶起,講道的詳細內容,但當時的情景,仍然難忘。

在講道台往下望,最「矚目」的是什麼?

答:我自己習慣在講道時眼看最遠處,不會特意看台下教友的表現。間中瞄到,大部分教友都是很認真聽講的,整體而言,教友對講道都是投入的。

對教友聽道的印象?

答:我的印象就是:很難從表面來判斷教友聽到什麼、有何感受。當我還是執事時,由於是堂區的青年團體的神師,團體中的一位青年不幸離世,我主持殯葬禮。由於離世青年是家中獨子,而母親又不是教友,當我講道,我看到這位母親只是在不斷飲泣,而我也不覺得自己講了什麼精采的道理。但過了一段日子,這位母親特意寄來謝咭,感謝我主持禮儀以外,特別感謝我的講道,為她帶來的支持及安慰,讓她有所釋懷。原來,這位母親不僅有聽到講道,而且也領受了當中的聖言。

教友什麼反應,最能鼓勵或打擊講道的熱情?

答:正如我上面所言,今天準備講道,第一位聽者其實是我自己,而不是他人。講道就是我自己對信仰生活的反思,生活有起伏高低,講道也自然如此,所以不會過於在意別人如何看我的講道。況且,過去的經驗告訴我,有時自覺很成功的講道,不一定有知音人;有時自覺不夠成熟完整的講道,卻有教友來告訴你,獲益良多。這些經驗帶來一個重要的訊息:在講道中,我只是天主聖神的工具,真正工作的是天主,而不是我。因此,我按生活的節奏來講道,卻要謙遜地承認,自己只是天主的工具而已。

One thought on “蔡惠民神父:第一個聽眾是自己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