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往專題報導

天主是全能的嗎?

sam_3413-2

2016年12月4日,基督教文藝出版社和塔冷通心靈書舍合辦了一個「約伯記釋讀:當好人遇上壞事」的講座,講者有基督教的吳思源先生,天主教的潘國忠先生。

當天的分享很精彩,除了好人遇上壞事的問題外,當中更聚焦在天主的全能這題目上。編輯部wp_20161204_003-2知道有這聚會,特意採訪,將兩位講者的精彩言論輯錄如下:

吳思源:今天,我要介紹一位猶太教拉比,哈洛德.庫希納 (Harold S. Kushner)。三十多年前,這位作者庫希納出版了一本書名叫《當好人遇上壞事》(When Bad Things Happen to Good People)。三十多年後,他出版了《約伯記釋讀:當好人遇上壞事》(The Book of Job),最新這本也很好。
兩本作品,相同名稱,相隔三十年。

兩個星期前我和太太去了布里斯本,因為我細仔要做一個全身麻醉的手術,做完後不能吃固體食物,做顎骨矯正手術。作為父母,能做的事很少,只能在身旁陪伴,跟他談話。想起二十多年前兒子兩歲要抽血,看到時心如刀割,不如我自己伸手出來給護士抽。但這是不可能的。

這是很多父母的經驗,面對兒女手術,甚至死亡。我們愛他、關心他、想為他受苦,但做不%e7%b4%84%e4%bc%af%e8%a8%98%e9%87%8b%e8%ae%80_%e7%95%b6%e5%a5%bd%e4%ba%ba%e9%81%87%e4%b8%8a%e5%a3%9e%e4%ba%8b到,帶住無奈。若我們是這孩子,會否怪責父母不代我受苦?甚至若不幸離世,會否怪責父母不幫助?父母不代我死?孩子不會這樣,因為知道父母的限制。庫希納所描述猶太教的神就是這樣的神。

這種神觀,教會%e7%95%b6%e5%a5%bd%e4%ba%ba%e9%81%87%e4%b8%8a%e5%a3%9e%e4%ba%8b很少接觸,華人教會的神觀是萬能,可以做任何事,有神蹟,起死回生,子彈轉彎,癌細胞消失。一般人所想的神,也是這樣。創造萬物的主宰,照計是這樣,一般的神明也是這樣。

但我1982年首次接觸這位作者筆下的神不是這樣,令眾人覺得離經叛道。這神有無能為力的時候,很多人不同意。但我們做父母,做過這角色,會較容易接受,因為父母也是這樣。我們做不到並不等於我們不愛孩子。

可能作者是猶太教背景,舊約的神較人性化,有各樣情感,會後悔、無可奈何、衝動,有時會做錯事,事後感後悔,會改變。但我們華人教會的神通常沒有這樣人性化,比較概念化,全能全知全善無所不能。我們期望這神應做我們期望祂做的。作者會有不同的觀點,因為是猶太教背景有關。另一原因,作者的孩子患了早衰症,十四歲離世。自己的孩子和別人相反,越長大越衰老,這情況令作者容易代入一個無奈的神的角色。他因自己有這經歷,帶出神是有限制的。

但這會否令人對神失去尊重?我曾在主日學開課,有人說這樣好像對神不敬,講到神好像無能一樣。這種神是否值得信?我們尊敬這神,是否只在於神無所不能?若這樣,世上每個孩子是不會尊重父母的。父母不是無所不能。能得人尊重,無論是人世間父母或天上父親,我認為不應單看他是否無所不能,而在於無所不愛!

這本新書第十章,說出上主自己設下限制,以防自己的能力傷害自己的基本品格,就是良善。神最重要是創造這世界後,經常在施安慰鼓勵的力量,否則,人從哪裡得力量對抗悲傷,克服不義,安慰心靈傷口?神的意義在於安慰與同在,高舉神永不改變的愛。

在這兩個星期陪伴兒子,我想起這本書,覺得作者洞見很深。要我們放棄不必要的神義論,神的權能萬有這觀點。作者叫我們人性化地看信仰和神之關係。以孩子而論,若我們明白父母的限制,對父母的愛及尊敬會更大。知道已盡了力,不會怪責,反映他的愛更大。這本書給我們這個反省,沒有說對或錯的問題,只是給我們反省在這充滿缺陷無奈的世界活得更堅強及持久之力。這是作者近四十年親身經歷而得的智慧。這書在一般人是不易消化,但當人漸長,慢慢會明白。這些問題是不能透過爭拗而得出來,而是透過經驗分享而得。

宗教哲學的全能全知全善是人的觀念,若看歷史,人類在過程中遇見上主,有互動,在新舊約聖經中,才蒸餾出對上主的認識,而不是先有對上主的觀念。理論上,祂應全知全能全善無所不能,是人後來的宗教哲學發展出來,但不是人第一手的經驗。其實每人都要找到自己的天父形象。不單聽神長說,或書本說,那是另外一個圖畫。

sam_3404-2潘國忠:

有一年,我小兒子支氣管炎,發燒四十度,連續兩三晚我都沒有睡,照顧他,很疲勞。有一晚和耶穌說,如果可以,我願意和孩子交換,情願自己發燒。第二天,發現仔仔沒有燒,這晚竟然我自己發燒。這就是為何耶穌要降生。我作為一個父親,當看到孩子苦難,很想分擔,和他行這發燒之路。這神不是教我們去認識痛苦這麼簡單,而是和我們一起去行這條痛苦之路。這神不是高高在上,而是一起參與痛苦。

我年青時已時常思考苦難問題。原因是1991年4月20日下午四時多,神父打電話給我,說我的好朋友,一位熱心教友,和我一起教慕道班,被車撞死了。這為我成為很大的衝擊。為何這壞事會發生在好人身上?

這作者雖然是猶太教,但在結語時說,不是在風和日麗中找到神,而是在苦難中,人仍然可以站起來,在當中發現天主的愛。書中沒有新約思想。約伯的苦惱,並不是苦難問題,而是覺得人生沒希望。並不是想懷疑神的公義或慈愛,要挑戰天主,而是人生沒有希望,那為了什麼而活?沒有意思。約伯的悲鳴,是對人生無常的不解,為何要生存?

另外,猶太民族的苦難,國家被人入侵,十二支派滅了,亡國,流離失所,最後是希特拉的滅絕式的屠殺。為何這班人仍然堅信?作者在天主的全能上做了一些調節。這對基督宗教傳統觀念有很大挑戰,若這神是全能,為何容許這麼多惡事發生?若容許這些事發生,是否祂的權能上有些問題?

傳統天主教認為無論什麼苦難都不重要,只要堅忍到底,必然得救。我另一個反省是,若說要天主造一個無罪的世界,祂是可以造的。但若從倫理上說,若一個無罪的世界,還是否一個有血有肉的人?人性的世界?又如有兩個小朋友,一個從來都是在家中,另一個則可以接觸外面世界,哪一個說我愛你是有價值一點?一個人無能力選擇,無倫理可言。無能力選擇善與惡的世界,是否還是一個值得歡樂的世界?若沒有痛苦,快樂又是什麼?天主創世,若每人都在樂園,這又是一個怎樣的世界?在樂園中,人人都不會犯罪,人生的價值又在何處?世界是不完美,但在不完美中,人仍跟天主去做,有血有肉,結果會否更值得去品味?沒有痛苦的快樂是怎樣的快樂?我也想不到。

在歷史上,耶穌真的無罪,同時也受了很多苦。天主子降生,很慘,最後死在十架,是典型的好人遇上壞事,若對天主有信心,最後都會變成好事。二千年來也是如此。默示錄最後一句:在新天新地,天主要抹乾淚痕,那班人是有淚,只不過天主最後會抹乾。

現場觀眾問1:遇上壞事是否是無須要呢?是否上帝對人over expect?over demand? 當人最後放棄,將來上到天家,上主會否抹乾我們的眼淚?

 吳思源:我時常用父母子女親身接觸去推想。上主就像父母,會諒解及安慰兒女。苦難是否不可避?有時是可以的,因為有時是人為的苦難。例如八號風球追風逐浪而死,父母也會有眼淚,而不會覺得死有餘辜。所以苦難不會分級,說這些是抵的,那些是比較哀傷的。在不圓滿的世界,神會同情,也會傷痛。

潘國忠:苦難有人為因素。在約伯傳中,不是沒答案,而是有很多答案。而且最重要的是痛苦有出路。慈悲天主,容許苦難存在,但不會置我們不顧,我們是有希望的。例如有一病人,在苦難中安慰另一病友,在這當中,我看到天主的存在。

 現場觀眾問2:非教徒也遇到苦難,如中東小孩。我們應如何解釋才能理解上主旨意?看約伯記應如何回應。

潘國忠:中東的事,第一要反省是信神的人。穆斯林、美國基督徒、俄羅斯也是東正教。但我們要反省的是,中東的事,是否上主每每介入就是好事?例如子女犯錯,父母是否都要做直昇機父母或怪獸家長?天主造了我們,要我們掌管,基督徒是否需要負責?天主造了我們,面對這些事,是否需要回應?是否只是坐著?若每人都參與多一點,是否會不同?

吳思源:教會常提,苦難是化妝的祝福、早點回天家是很好等語句去回應苦難。但這作者深入淺出,由個人經驗,兒子十四年生命,他思考了很多這方面問題,而不是空中樓閣。人生無常,有隨機性,有幸有不幸。我們要看世界受造秩序充滿隨機性。若世界有大家所期望全善全能的神,世界便會有扭曲。例如神看這是個好爸爸,撞他的車突然會消失,因為神要救這人。神若要救這一個人,便要付代價,就是全人類沒有自由意志,因為撞他的車會消失。這作者便問大家要衡量世界本質是什麼?宗教信仰的信念是,沒有一條方程式去解釋世界所有事情,沒有一個完美答案,沒有。信仰更重要的,是我們迷惑、痛苦,身受苦難中仍然給我力量,可以生存下去,生存得好。作者親身經歷,助我們取得這力量,我們和神之間是一個活生生的信仰,不只是教義教條。

現場觀眾問3:為何上帝不阻止事情發生,是否上主的全能是有限?我們是否要棄上主是全能這想法?會否傷害信仰根基?

潘國忠:按天主教的理解,天主願意自己受限制,容許一些惡事發生。明顯是,天主容許自己去死。理論上,天主不應會死。耶穌在十架上死,就是天主為了某些情況,接受自己的限制。為人的好處,在某些情況他不出手,為了不破壞自己的美善,他限制自己。傳統說法,天主容許壞事發生,當我們看通全局,會發現有好的結果或有原因。

sam_3407-2黃杰輝 (此書譯者)

如一個人或上帝可以任意而為,可能幾恐怖。上帝是否全能,已經是語意學的事。上帝不能犯罪,祂便不是全能。上帝雖然有大能,但不是什麼都會做。所以不能將一切苦難歸罪上帝,也不能將一切好事感恩。我們時常感謝主太多,但是否所有好事都由主而來?這是對信仰深層反省。聖經沒有簡單答案,而是要我們深入反省,對我們信仰有何關係。

吳思源:例如抽獎,我抽到好籌,這次有不一定下次有,不能說自己是萬千寵兒。我們何德何能,其實某種感恩是自大,覺得自己在神眼中特別。有感激是好的情懷,但不能以為自己是特別。我們怎樣看到神?是在苦難中,不向不幸低頭,堅持活得有尊嚴,神往往就在那裡。其實父母也是這樣。以前楊牧谷牧師,曾寫《使徒信經新釋》。「我信上帝,全能的父」中的「全能」是指父職和父愛的無止境,而不是全程控制一切。這全能不像今天的父母安排孩子入名校,又要他不驕傲。這神不再是無所不能才配得敬拜。如我的孩子,會否怪責我不是好爸爸?不會,因為我作為父,是全能爸爸,但不是萬能爸爸。我有限制,在履行父職父愛已盡了力,這是信仰精神。我們不要做被寵壞的孩子,對天父有過分要求。現在什麼是全能,怪獸父母就是全能。什麼也代做,安排全部。這種父母能培育出什麼孩子?所以我贊成楊牧谷的說法,神是行父職父愛的全能,而不是法力無邊。

註:由於本文未經講者過目,當中如有任何歧義,當由本文記者負全責。

小結:聽了幾位講者及現場觀眾的發言,記者發現最大的突破點是在「天主的全能」這個詞語上。《當好人遇上壞事》的作者庫希納是猶太教,而猶太教的觀念沒有天主是「全能全知全善」這些概念。「全能全知全善」是後世宗教哲學發展出來的東西,我們已受到宗教哲學所騎劫,認為天主要符合宗教哲學的觀點,才是天主。我們已失去用自己生命去發現天主的能力,我們只能臣服於宗教哲學的學術觀點。作者及幾位講者的想法會否太過離經叛道?請大家讀者可以隨便發表意見。

當看完書本及講座內容後,記者認為電影也可以是一個媒介,去探討苦難問題。因此,我們在此介紹兩套電影及有關影評。一套是Terrence Terry Malick導演的《生命樹》,另一套是李滄東導演的《密陽》

thetreeoflife_23_1309146914生命樹(Tree of Life)

由Terrence Terry Malick執導的電影『生命樹』講的是宗教與人生。人為何受苦?人生為什麼要有無常?導演馬力從小孩杰克角度去看家庭的快樂和不圓滿:父親愛子女,但極權,母親則恩慈,體貼,三兄弟有無盡陽光興陰霾的童年回憶,但二弟在19歲時卻自殺而死,杰克不能接受極權的父親和早逝的弟弟,一生抑鬱追尋人生苦難的意義。

馬力以聖經義人約伯的遭遇作比例,約伯是個義人,卻無辜受苦,他苦苦問神他受苦的原因,最後神在暴風中回答他:「我立大地根基的時候、你在哪裡呢?那時晨星一同歌唱、神的眾子也都歡呼。」結果約伯緘默了。馬力以大自然的千變萬化,生命的起源講出人生的起伏不外是大自然變化循環的一部份,地震使河谷出現,地理重新定位,火山爆發使土地更肥沃,毀滅同時也是更生,絕望同時也是希望,人生哀樂共存,美醜同住,所以,人的痛苦喜樂只是滄海一粟,從宏觀的角度去看生命,無常變化就是規律。杰克走過人生荒蕪的峽谷,最終找到人生意義的門限,劇終時所有人都在海灘上走,充滿喜悅,杰克明白唯有愛使人生不再徒然,他與家人在愛中重聚(喻意天國)。

對我來說,杰克父親代表許多人眼中的天主觀:祂愛孩子,卻管教得絕不留情,例如訓練孩子拳擊,要他們打父親的臉,孩子結果無法做到。人生的痛苦無常形成了許多人對神的看法:天意弄人,極權的神,渺小的人,人問為什麼受苦也是徒然。馬力在『生命樹』提供了他對極權天主觀的看法,提出了「觀照蒼生」及人生意義在愛的看法。

但我認為,除非人在苦中能體會神與人同在,神與受苦的人同行,神人共苦,否則人的苦無法被撫平。愛是重要的,能使人覺得人生無撼,但人受苦太重,愛也會枯萎。所以杰克母親代表的是另一些人的天主觀:神是恩慈體貼的,在我們哭泣時,祂也在哭泣,就像杰克的母親,孩子被體罰她也在痛哭。

至於如何從極權父親的天主觀過渡到恩慈母親的天主觀?我的體會是如果人受了許多苦,但仍感到被神所愛,沒有被遺棄,那人對恩慈母親的天主就會有所體會,可能自己在荒涼的峽谷走得很久了,自然就有一番體會了。

『生命樹』拍得冗長,但TerrenceMalick的誠意可嘉,很少人會這樣認真地探討人生意義,尤其是宗教被視為政治不正確的現今世代。(歸一)

%e5%af%86%e9%99%bd密陽 (Secret Sunshine)

故事簡介:

帶著喪夫之痛的少婦申愛,與四、五歲兒子亞俊從首爾遷回丈夫故鄉密陽市定居。宗燦是申愛在密陽第一個認識的朋友,他粗豪卻心地良善,熱心地幫助申愛適應新生活,他對申愛一往情深,申愛只視他為普通朋友。

正當母子倆的生活安頓下來,俊竟然被誘拐及殺害。沉重的打擊下,申愛在一次福音聚會中,心碎地、淚流滿面地接受耶穌,繼而熱心教會的生活,跟主內同道分享愛與寬恕的經歷,喜樂之情經常溢於臉上。

故事至此,才進入戲肉部分。申愛為表示及宣揚基督的寬恕大愛,她到囚牢探訪殺害她愛子的兇手,與囚犯談起神的愛和寬恕。意外地,這次探訪後,申愛的性情大變,她惱怒神,質疑神,挑戰神,挑戰教會……瘋癲失常。最後走上自毀之路,幸好頑強的生命力教她懸崖勒馬,新生活新生命在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不是一部福傳電影。這不是一部反宗教電影。

這是一部每位信主的、不時反省信仰反省愛與寬恕的基督信徒都應該看的電影。我夠膽相信,教外人不容易看出那信仰領域中探究寬恕的真義。寬恕,我們都知道,真的不容易。尤其對於那些刺入心肺的傷害,寬恕,往往變得可望而不可即,叫人怎辦得到?!

申愛初到密陽,經常跟鄰居訴說與兒子來這裡定居的原因──密陽是丈夫出生的地方,他生前常表示要一家人重返故鄉定居;他又認為孩子在鄉村長大比較好。她在努力壓抑和逃避那突如其來的喪夫事實,她的丈夫死於一次交通意外。她希望來到密陽重新開始,因為這裡沒有認識她過去的人。這些心底話,經由她與弟弟的談話中訴說出來。弟弟特意到密陽探望初居陌生地的姊姊和外甥。

居住在密陽這個小地方,大家的消息也變得格外靈通。申愛作為新居民,她的丈夫已亡的消息,很快就傳到她住所對面開藥房的夫婦耳中。這對熱心的教會執事夫婦掌握每一個向新鄰居傳福音的機會,他們出於真心誠意,希望將耶穌的愛與喜樂帶給這位悲痛的少婦。電影中富有意象的,是這對執事夫婦開的是一間藥房。他們除了售賣消除人身體痛楚的止痛藥外,還「推銷」甚至「硬銷」人們心靈上的止痛藥,至少我們看到導演是這樣表達的。

兒子俊慘遭殺害後,一股陰霾籠罩空氣中,極度傷痛的結果,是一滴眼淚也掉不下來的落寞,畫面上我們見到的是愛子葬禮後神情呆滯地蹲在地上的、臉色蒼白的、生不如死的母親。及後,她又被邀請到教會,在一次福音聚會中,申愛的眼淚像決堤的壩,聽到她聲嘶力竭的哭喊聲,以及猛力用手拍打教會木椅的響聲,大家都領略到,什麼是肝腸寸斷。在那刻,她信主了,成為基督徒了。此後,我們見到「不再一樣」的女主角--神采飛揚,滿有喜樂地告訴周遭的人:她已跨越那傷痛,因為她體會主耶穌的愛與感動。她的靈性高漲,以致到一個地步,她打算探望殺害兒子的兇手,告訴他自己已寬恕他了,還要將主耶穌介紹給他呢。為了這次「寬恕之旅」,申愛的教友們鼓勵她、表示佩服她,更有勸她毋須親身見囚犯呢,只要心中寬恕不已足夠嗎等等。教會的牧師與她詳談,表達關愛、支持和為她禱告。

在囚犯會面室,申愛與囚犯隔著玻璃面面相覷。這邊廂,我們見到申愛真誠地說完要說的,那邊廂,囚犯一臉平靜,同樣滿有誠意地,告訴申愛他亦已成為基督徒,神已寬恕他了。此時,鏡頭一轉,我們見到的申愛的臉,不是被期待的雀躍、興奮的、為他感謝神的臉,而是轉瞬間已變成十分慘白的一張素臉,甚至可謂是驚訝中注滿失落的臉。走出探囚室,申愛絕望地暈倒了。

從這天起,申愛一反常態,情緒波動,她的眼神充滿對神的怒火,在牧師和教友前脫口說:「神怎可以在我還未寬恕他(兇手)之前,已寬恕了他?」兇手的皈依和被神寬恕,直叫申愛怒火中燒。心底深處,她緊握寬恕的權柄,連神也不可插手,神已寬恕,代表祂越權了。申愛的憤怒源於她扭曲了寬恕的真義,從來,寬恕都應該由神做的,人本身沒有能力去寬恕。換句話說,人需要透過神的寬恕,始有寬恕的能力。

顯然,申愛之前對信仰的熱忱一如服了心靈的止痛藥,尚未從根本地治癒她整個生命的傷痛。表面的熱忱和喜樂只是「虛火」,如煙似幻缺乏根基,像福音中描述那愚笨人建房子在沙土上,風吹雨打後,房子已蕩然無存。申愛還未寬恕,靠著自己她做不到寬恕。

這是一部優良的信仰深省電影。申愛的信仰寫照是絕大多數教徒的信仰寫照。電影亦不時出現諷刺宗教熱誠者的片段,例如申愛色誘開藥房的執事先生,他沒有抗拒她,在日光之下,申愛要讓神目睹他倆犯罪的時刻。我相信導演要問的,是我們是否矮化了信仰?宗教的熱忱及帶來彷彿是喜樂的現象,能否讓人進入信仰的核心,獲得生命的轉化,將寬恕的權柄交回給神,讓神成為我們真正的主?

電影中描述女主角兩次上理髮店,具有電影語言的意象。第一次是她初到貴境,開展新生活,燙髮希望以新形象示人;第二次是最後她變得瘋癲失常,胡亂下割脈失血,僅存的生命力告訴自己,警號響起了,是求助的時候。電影沒有交代她住了多久醫院,出院後,她第一個要去的地方,正是理髮屋,再次,她要重新開始。而且,這一次,她要自己剪頭髮,她要自己出主意。戲劇性地,她不是出院後直接歸家的,她是在理髮師埋首為她理髮時,忽然站起然後離開,才返家自己剪頭髮的。

劫後重生,或許申愛開始面對生命的傷痛,不再逃避,不再以表面的宗教麻木自己,欺騙自己,做一個真正的寬恕者、愛者。(佳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大家看過各方談論、電影評論後,是否很想認真看看《約%e8%8b%a6%e9%9b%a3%e6%96%b0%e6%84%8f-%e7%b4%84%e4%bc%af%e6%9b%b8%e8%a9%ae%e8%a7%a3伯傳》?當然可以參考基督教文藝出版的《約伯記釋讀:當好人遇上壞事》,但也可以參考天主教光啟出版的《苦難新意:約伯書詮解》

One thought on “天主是全能的嗎?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