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往專題報導

由天主召叫到政教關係

‘Render unto Caesar’ by Peter Paul Rubens
‘Render unto Caesar’ by Peter Paul Rubens

早在耶穌時代,政治與信仰應該保持什麼關係,已經有疑問。法利塞人問耶穌,他是否交稅,這就是關乎政治的挑戰,也就是說,耶穌,你是否承認羅馬這個政權。

也就是,政治表態。

值得留意的是,當時的耶穌,是一個沒權沒勢的師傅。他在各地游走宣講,引來群眾的愛戴,但他其實也是一個普通的平民。這值得我們思考:為什麼一個宣講生命,尋找天國的人,總有人要他們作出政治的表態。

耶穌回應這問題,答案是:凱撒的歸凱撒,天主的歸天主。

這句話歷來有很多不同的解讀,但有意思的一種,就是:政權是屬於掌權者的,但一切都屬於天主。如果君主可以說「朕即國家」,把自己的權力擴展到極端,又或說「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那麼,天主也可以理直氣壯地說,一切都是我創造的,所以一切都屬於我。

反過來說,天主即使創造這一切,仍然讓萬物自由地生活。所以,耶穌的話,其實是對掌權者很大的忠告或警告。

一、

St. Ambrose
聖安博

天主召叫其實可以很強大的,如聖安博。聖安博是四世紀的主教,同時也曾擔任米蘭的執政官,真正是有聖召的政治人物,因此他對政治的看法很有參考價值。他與別人爭論皇權與神權時,就說:「皇帝,是在教會內,而非在教會之上。」

這話,聖安博不是單純空談,因為他曾公開斥責羅馬皇帝屠殺人民,不容許狄奧多西一世進聖堂,要他先悔罪。聖安博能夠這樣做,底氣即來自「天主的歸天主」。

不過,聖安博對君主的影響力,也促使後來羅馬帝國打擊異教,而這種以政治來實踐信仰的做法,就成為往後千多年的常態。表面上,是天主的一切都歸天主,實際上呢?究竟是信仰駕御政治,還是政治蠶食信仰呢?

二、

Anointing of Napoleon I
“Anointing of Napoleon I and Coronation of the Empress Josephine. Napoleon stands behind Pope Pius VII” by Jacques Louis David

1804年,法國皇帝拿破崙加冕為王,比約七世出席,而這場面被繪成油畫,畫中的拿破崙,已經自己從教宗手上,取過皇冠,自行戴上,正拿起另一個皇冠,準備給皇后加冕。

經過了一千四百年,拿破崙的行動,象徵凱撒又再取回屬於凱撒的。畫中的比約七世,被描繪為如同路人,置身事外的旁觀者。這表達其實極具象徵性,代表中世紀君權神授的時代,劃上句號了。如果說,聖安博是以信仰天主的勇氣,指揮世俗的政權,在中世紀成為慣例後,究竟凱撒與天主,誰才是主,已經難以辨清。到了拿破崙,他以自己的權威,再一次說,凱撒的歸凱撒。

至於天主,就成為路人。

三、

比約九世
比約九世

不僅是路人,到了1870年,天主成為囚徒。

是年,羅馬城陷於意大利王國的軍隊,代表教宗一直以羅馬為中心的一大片土地的管治權,失去了。比約九世因此憤然自囚,一生不離梵蒂岡。直到1929年,教廷與意大利政府簽定和約,今天我們熟悉的梵蒂岡模式,才真正出現。

四、

非常簡略地回顧教會有關政教關係的歷史,主要是帶給讀者一點歷史的厚度,鑑古而知今,明白教會在政治與信仰之間,曾經有過不同的見解與掙扎,從中得益過也受損過,而穿越二千年,算是找到定位。

不過,以上所談的,都是教會與政權的關係,那麼,從個人的層面,又如何呢?天主的召叫,是否可以讓我們以基督徒的身分,投入政治呢?

seperate-line-01

聖經人物的召叫

林鄭司長聲稱上帝叫她參與行政長官選舉,引起廣泛討論。編輯就此話題訪問了一位教友,也試從聖經看看天主召叫的人物有何經歷。

在聖經的描述中,被召叫的人物有不少,以下我們將其中出名的,以及他們的經歷描述如下:

  1. 諾厄——被召叫建方舟。聖經描述,當時世人敗壞,只有諾厄是正直的,天主遂叫諾厄建造方舟,然後用洪水滅世。諾厄毫不猶豫,立刻建造方舟,逃過大難,成為災後世人的始祖。
  2. 亞巴郎——是選民希伯來民族的聖祖,天主召叫亞巴郎離開故鄉,前往客納罕,天主所應許之地。亞巴郎也沒有半點猶豫,立刻動身,結果,他成了一個大民族的聖祖。
  3. 梅瑟——在火燒的荊棘中,被上主召叫,要他帶領以色列奴隸出離埃及。這事為梅瑟極其為難,因為他是逃亡之人,要回埃及見法郎,是一大挑戰。結果,上主派梅瑟哥哥亞郎協助他,他便負起這不世任務,帶領以色列人出離埃及,成為一大民族。
  4. 巴郎——梅瑟帶領以民在曠野時,摩阿布王請一位術士巴郎來咒詛以民。結果,巴郎在開口時,竟祝福了以色列。巴郎的說法是:我豈不該謹慎說出上主叫我說的話嗎?
  5. 若蘇厄——梅瑟逝世後,天主召叫梅瑟的侍從若蘇厄,繼續未成的功業,進入預許的福地。藉著若蘇厄的帶領,以民最後渡過約但河定居。
  6. 十三位民長——若蘇厄逝世後,繼承者是十三位民長,延續三百多年,最出名的有德波辣、基德紅、依弗大、三松等。每一位民長都是天主召叫而來。
  7. 撒慕爾——民長時代結束,進入王國時代。但首先被召叫的人卻是先知。撒慕爾是在幼兒時由母親奉獻於上主。但在小孩的年齡時,天主召叫他時,他並不認識天主,要由他的師傅指點,他才清楚。成為先知後,他先後膏抹兩位君王,撒烏耳及達味。
  8. 達味——達味不是先知,而是聖王。他不是受召叫,而是受傅油。不過,達味有聖德,被稱為聖王,很多時教會也認為是天主有召命於他。
  9. 厄里亞——撒慕爾後,較為出名被召的先知是厄里亞。天主召叫他,最後,厄里亞和王室的巴耳假先知決戰,令天上降火焚燒祭品。結果厄里亞大勝。決戰之前,人民分不出哪些是真先知,哪些是假先知。
  10. 厄里叟——厄里亞的徒弟,也是受召,預言阿哈布的結局。
  11. 依撒意亞——依撒意亞是眾先知中最出名的。他受召時,有一特別神視,天主的炭火接觸到先知的口,使他潔淨。先知發出很多的警告,向以民及王室提出警示。
  12. 耶肋米亞——在母胎時,天主已選了他。結果,耶肋米亞不斷發出示警。但受到假先知的陷害,被人放在井底。最後,人民為抗巴比倫,與埃及聯盟,不聽從耶肋米亞勸告。結果耶肋米亞被人脅持往埃及,可能客死異鄉。
  13. 一眾大小先知——每一位先知,無論大小,都曾受召叫。其中歐瑟亞的事蹟較為出名,因為他為了表達以民的不忠,而天主的忠信,竟然娶淫婦為妻,而妻子不忠,他也期望她回心轉意,代表天主對以民的希冀。
  14. 聖母瑪利亞——先知之後,以色列人便亡國。進入新約時代,意即非猶太教的年代,而是基督宗教的開始。聖母瑪利亞受召,最難的是要未婚懷孕,在當時是死罪。結果是,聖母看著三十多歲的兒子被釘十字架,經歷女性的最痛,故有聖母七苦之說。值得一提的是,當時的瑪利亞,絕對不知道後代會有人如此尊崇她。
  15. 大聖若瑟——耶穌名義上的父親,在夢中受召。對男人來說,若瑟的經歷也十分慘痛,被人認為是戴綠帽的人。但若瑟受召後,便絕少言語,只盡力維護瑪利亞及耶穌,給耶穌一個溫暖的童年。
  16. 洗者若翰——聖經沒有描述若翰受召的經過,但卻有他受召後職務的描述,以厄里亞的身分成為耶穌的先驅。他的工作一定做得很好,以致黑落德因為百姓愛戴他而不敢對若翰不敬。可惜,最後也死於黑落德手中。
  17. 耶穌——耶穌是天主子,很難說受召。難道自己召自己麼?但是,耶穌在發現自己真實身分的過程中,也是受召的一種。因為,嬰孩耶穌總不可能知道自己是天主子吧?這發現的過程,加上保祿描述,耶穌不以自己與天主為同等,反而空虛自己,取了奴僕的形體,這也是一種召叫。
  18. 十二門徒——每一位門徒都是耶穌親自召叫,否則,不會成為門徒。耶穌被釘時,門徒四散,若一直如此,世上便沒有了基督宗教。但耶穌復活後,門徒從恐懼到無懼,最後竟然大部分都殉道了。
  19. 聖保祿——保祿的情況較特殊。他在迫害基督徒時,其實也覺得自己是受天主召叫去做迫害的事情。但在耶穌在大馬士革真正召叫他時,他才知道以前的自己是錯的。從此以後,保祿一往無前,直至殉道,百分百體現了一個真實基督徒的生命。

以上,我們簡略地輯錄了從舊約到新約的召叫,當然是不齊全,而且必定有錯漏。隨著,是教會時代,我們有更多受召的例子,例如早期殉道教父,後來的修會會祖如聖本篤、聖道明、聖方濟到近期的德蘭修女,全是明顯受召叫的例子。

反而在教會體制內,尤其是腐敗的中世紀,可能沒有多少位教宗是受召叫的,例如亞歷山大六世,就絕不可能是天主召叫的,他們這類人只是通過買賣聖職而當上教宗而已。這一長串的歷史,我們不打算在這裡述說,因為篇幅實在不夠。但只是聖經中的例子,又給我們和林鄭司長什麼啟示呢?

seperate-line-01

教友怎看林鄭「上帝叫她參選」?

前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決定參選特首,曾在一次個人的研討會中,表示:「這是上帝叫我參選」(It’s God’s work.) 我們訪問了一名熟悉教會參與社會運動的教友,看看她怎樣看林鄭這次的「信仰表達或回應」。

記者:林鄭曾說「上帝叫她參選」,你如何看這件事?

教友:她如何感受到這是天主的召叫,本來是十分個人的事。但在這麼複雜的社會情況上如此回應,其實頗為不智。當然也不只為她今次一句說話,也與之前說的「天國已留位給她」這類言論一併來看,那就令人反感。我覺得為政者應該有此敏感度,這樣說令人感覺不夠謙卑。若是謙卑的說法,可以是「讓天主賜我能力、智慧去應付」、「回想過來,那件事得以成就,看到天主的帶領,感謝天主」,而不是「天主揀了我,是我的了」的姿態。舊約中達味也不會說天主已揀選了自己吧!

一向以來,林鄭給人很硬朗的印象,也很堅持己見。但又怎樣證明這是天主揀選了她呢?胡國興法官也說:「佛祖揀選了我。」不禁令人擔心,如此高層的官員,又有機會成為特首,今次正表露她的性格,以及性格的背後所令人聯想的。加上過去她對鉛水事件的回應、任社會福利署署長時削減綜援11.1%、應允皇后碼頭重置……,給人感覺她只會對的不會錯的。為政者有能力固然重要,但謙卑地聆聽不同的聲音更是重要的特質。

「召叫需要做分辨」

記者:天主教做神父、修女通常有稱為「召叫」這回事,但平信徒少以這角度去表達的,你如何看?

教友:召叫需要做分辨,相信神父、修女需要經過長時間的分辨 (discernment)。平信徒若認真對待信仰,作重大抉擇時,也需要經過分辨、祈禱、避靜、找神師詳談。要小心,是「自以為那是天主的召叫,還是真確地是祂召叫」?我們不會如梅瑟般聽到天主對他說話,若真的如此亦惟恐自己幻聽呢。

當然,我們不知道她是否經過長時間的分辨,驚她妄用天主的名義,因為她一直在說不參選,但梁振英宣布不連任後,立時表示「不得不考慮作出重大的決定」。

記者:今次事件突顯政治與信仰的關係,你認為有否政治倫理需要遵守?當一位教友又是政治人物時,應如何參與及表達?

教友:若一個人真的有信仰,其價值觀應受著信仰影響,不單是為政,也在工作、生活每一個部分或幅度上都與信仰有關。但為政者本身有其道德責任,無論我們看天主教教理或社會訓導,當權者的權力來自人民,他們的存在為了公共福利 (common good ),這與信仰不會有衝突,是與信仰一致的。

信仰應該滲透於那人的每一幅度,兩者不會過於分離,若他能言行合一,而非只將信仰當作招牌,所思所想,希望天國價值臨現,施政時也考慮社會大眾以致窮人的需要。這亦包括眼光、視野,不只著眼於選委,如有心服務社會,政綱應以香港的福祉為先。除了視野,也不只在中央,言行考慮的方式應為大眾接受。

但林鄭似乎在這一部分比較少,給人感覺只掛著信仰的招牌。例如全民退保,諮詢上卻沒有做這事,諮詢也變為假諮詢。雖然執行各方面運作也很有力,但質疑她有多少為基層設想。

「近年,社會大眾對基督宗教的觀感差了。」

記者:你覺得今次,或前特首曾蔭權的官司件事,會否影響大眾對天主教執政者有某一種印象?

教友:我相信未必只限天主教徒,其實甚至整個基督宗教面向社會大眾近年都在改變。例如聖公會,提及性議題時他們的反應十分激烈,但對社會政策卻十分保守;昔日天主教給人印象多為社會公益,沒有私心。近年,社會大眾對基督宗教的觀感差了。

曾特首從沒標榜及強調自己教友的身分;彭定康是虔誠天主教徒,也沒有強調自己信仰的身分,似乎與林鄭不同。但若強調了,做的時候又不似,這反而不大好呢。

seperate-line-01

結語

無可否認,今天的香港,政治問題不再是遙遠的事,它已經直接影響到我們的生活,而如何以信仰來回應,就成為教友要思考的問題。這個專題,借政治人物的信仰言論,希望帶給讀者思考的機會,就是自己在社會問題上,是不能按天主的召叫,回應呢?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