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 · 信仰生活

全球教師獎的啟示

        方濟會士Peter Tabichi 獲得「全球教師獎」的金獎,以表掦他在肯尼亞(Kenya)落後村莊裡的教育事業。香港的報導強調他的得獎,是把自己八成的薪金捐出來幫助學生,這符合香港人的價值觀,卻是有點美麗的誤會了。

        由於修士要守貧窮願,他們在工作中賺取的金錢,本來就全數奉獻出來,所以捐錢給社區本身,並不是香港人一般的想像中那種偉大,反倒是要得到修會的同意,這一點才重要。

        如果從報導來看,這位教師所以能夠得到這殊榮,更重要的是,他以教師的身分,改變了這個生活貧困的社區。他用農業知識連結起村裡的婦人,以運動團隊連結起學生。透過這些連結,他為整條村莊帶來改變的動力和可能,這才是教育的真義。

        捐獻金錢固然是一個重要的起步點,但他的全身投入,以自身來連結四分五裂的貧困狀況,把人聯繫起來,才是最重要。

        這一點,筆者認為,才是今天教會,無論是在貧困的非洲村落,還是富裕的香港社區,值得認真思考的。正如聖言降生到世上,我們要把福音傳到世界的第一個角落,需要的是與別人的連繫;沒有連繫,如何可以傳播福音呢?試想想,這位方濟會士Peter如果只是捐錢,他不可能改變這村莊。要改變這世界,降生是必須的,正如基督那樣。

        值得我們多思考的一個詞:連結。這可能是今天基督徒的重要使命,就是以自己為媒介,把生活裡的各方面連結起來,正如修士以教師的身分,把一個村落裡的各人重新連結,一同出發,這種改變才是真正的教育。(圖篤姬)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