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常年期乙年XVII – XXI主日福音與讀經二

作者:路易 相信各信友都知道常年期乙年的主日福音選讀為瑪爾谷福音,但在乙年的主日福音選讀自十七主日開始至廿一主日的福音是來自聖史若望的。心水清的朋友一定會記得在常年期乙年第二主日的福音也是來自若望。不過,第二主日的特別是無論甲乙丙年均取自若望,而該三年的福音是由甲年若望福音第一章29節洗者若翰指出耶穌為除免世罪的天主羔羊,到乙年若翰的門徒因若翰指出耶穌是天主的羔羊而前往跟從,到丙年是若望所載耶穌在加納所行的第一個神蹟。這全是圍繞着基督傳教工作的開始。 而第十七至廿一主日所選的若望福音則有所不同。在乙年第十六主日時我們仍在瑪爾谷為我們訴說耶穌如何派遣門徒去傳教的事上,且基督要門徒在繁忙的工作中要記緊留空間給自己,休息是重要的。但到第十七主日便轉至主以五餅二魚的神蹟餵飽了五千人,然後接下去的四個主日是接連着講出我們不該為現世事情迷惑且只知求想像中的奇蹟。我們領洗的人要清楚自己真正追求的是甚麼?作為基督徒,我們該尋求的應當是天主的國。若要在天國內生活到永遠,我們該做的是吃主的肉喝他的血,也就是奉行主的話。 因為只有主的話才是永恆的食糧,這也是宗徒之首伯多祿為我們指出的:主!唯你有永生的話,我們去投奔誰呢?(第廿一主日 若 6:60~69) 主的話雖然聽來生硬卻是永生的食糧,若我們不吃下去,我們便與主無份,也走不上往天國的路。 慈母教會為我們在這有關生命食糧的福音在讀經二配上聖保祿宗徒致厄弗所的書信。慈母教會明白要我們從現世的幅度𣊬間超越到永生上,且一躍而全心領會基督的體血奧蹟實是不容易的事,縱使我們理智上接受肉身仍有所顧慮。保祿致厄弗所中書是一封深入地反省、默想基督及教會奧秘的信。教會明白我們靈性上還是小孩子,但因末世時間急促孩子要盡快成長。所以無論對主的話有多少的不明白,我們要體會我們既以信德接受了天主的召叫,我們就該保持心神與團體合一 (第十七主日 弗 4:1~6)。在跟隨主的路上,我們要脫去舊人,這才是吃主的體血與主合而為一 (第十八主日 弗 4:17, 20~24)。我們的種種惡行正是對主的不信(第十九主日 弗4:30~5:2)。我們在末世獲得了主的召叫,我們領受的是不死的神糧而不是祖先吃的瑪納,所以我們要把握時機好好生活並時時感謝天主父(第二十主日 弗 5:15~20)。 基督的話縱使生硬,但他愛我們如同丈夫愛妻子一樣,並為我們捨棄自己的性命。我們該完全順從且愛慕主,並保持潔淨到末日與主團聚。我們現今該與主結合為一。(第二十一主日 弗 5:21~32)。 我們有福的人,可以享受乙年雙福音的滋潤,願主保守我們在他聖子的體血內光榮他。

Uncategorized · 信仰生活

馬丁路德一「貼」激起千重浪

— 教會 2000+(37) — 2nd & 4th Monday 1517 年,馬丁路德 (Martin Luther) ——奧斯定會神父及威丁堡大學神學教授,在威丁堡聖堂門上,張貼九十五條論綱 (Ninety-five Theses),強烈譴責天主教會販賣贖罪券,他認為贖罪券形同教友可購買天主的恩寵,嚴重扭曲恩寵神學的真義,難道上主的恩寵不是白白施予的嗎! 他又否定教會有赦罪權,煉獄亦不存在。這一「貼」,隨即激起千重浪,10 月 31 日儼如宗教改革甚至是裂教的序幕之日。 裂教或另立新教,絕非路德的原意。那時各界掀起的激蕩回應,完全是他始料未及。 早於路德之前,呼籲教會改革的聲音如箭在弦,不少教友、人文學者對神職人員糜爛鬆散的生活大感不屑,「路德孵化埃拉斯木生產的路德孵化埃拉斯木生產的蛋。」(Luther hatched the egg that Erasmus had laid.) 比喻貼切。往後的發展,包括誓反教或基督新教 (Protestant Reformation) 的出現,其他更激烈的改革派的衍生,如加爾文派 (John Calvin)、胡格諾派 (Huguenots) 及慈運理派 (Zwingli) 等,均以「有機的」(organic) 情況紛紛冒起。 為何路德的論綱發表,足以激起千萬浪花,深受德國以致全歐洲歡迎及迴應?霎時間,路德彷彿成為德國人民心中的民族英雄。究其原因,除了大家對教會改革趨之若鶩,政治與利益衝突的摻雜自然避免不了。德國人早因教廷徵收重稅而怨聲載道,貴族覬覦教會的土地,是他們利益之爭。人們擁護路德,促使他另立新教,箇中因素並不純粹。 比那時早半個世紀誕生的古騰堡活版印刷,至十六世紀初逐漸普遍,大大加速訊息的傳遞,擴闊普及性;印刷品取代藏於博物館的珍貴手抄本,變成主導。民智漸開,識字的人略有提升,這也是路德言論能夠被廣傳的有利條件。 路德的衝勁及歷史爆炸性,不單止規限於對贖罪劵的譴責,也源於他呼籲教會回到耶穌基督的福音本身,他從聖經、特別是保祿身上感受到生活的福音,由此引伸至基督新教的四個唯獨——唯獨聖經、唯獨基督、唯獨恩寵及唯獨信德。(微風)

Uncategorized · 信仰生活

行乞會道明會與聖多瑪斯

道明會 (Order of Preachers or Dominican Fathers, OP) 是繼方濟會 (Order of Friars Minor, OFM),另一個托缽或行乞修會,十三世紀初發源於法國南部。會祖道明 (Domingo or Dominic) 是西班牙人,他的故事雖然沒有方濟那樣富戲劇性,但追求度真正貧窮的生活,身體力行效法基督,則不約而同跟方濟的精神十分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