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曾韋僑醫生(上):抑鬱症與精神病

depression puzzle
曾——曾韋僑醫生
記——記者

記:曾醫生,您好。現在香港人的情緒問題好像十分嚴重,是真的嗎?
曾:這幾年,香港人的情緒問題的確是很普遍。

記:抑鬱是精神病的一種嗎?
曾:抑鬱症和精神病兩者常分不開,或抑鬱焦慮症是常見精神病的一種。精神病就是影響患者精神活動的病,亦即是腦部的病。通常腦部的病是兩科醫生診治,情緒或高功能性的,就是精神科醫生睇;活動性如腦退化柏金遜,就內科或腦科醫生睇。其實都是睇個腦,只是不同方向。

記:可多一點介紹精神病嗎?
曾:精神病的人是腦部有異常活動,例如思維、情緒、意志行為、睇嘢角度、認知行為等出問題。表現出言語行為開始不正常,或幻覺。腦是精神活動的器官,就好似電腦去看一些訊息,是大腦機能混亂而產生的病。精神病和其他病不同,並不是做抽血、電腦掃描或X光就可以判別有沒有病,而需要醫生去臨牀見病人,由病人口述感覺,觀察行為,也要看家人朋友資料判斷。並不是隨時可以話有病便有病,而是要清晰客觀地看。

抑鬱症可重可輕

記:那豈不是很難斷症?
曾:很多時,斷症並不是太難,如某些病徵明顯,是很易看到。大致分輕度和重症兩種。重症影響較為嚴重,例如思覺失調、狂躁抑鬱等。有時譯名譯得不好,例如精神分裂,以前譯得不好,令人憂心。近這十年,是思覺失調,便是更好的譯名。另外輕度的,例如焦慮。抑鬱症可重可輕,焦慮症、強迫症通常是輕症。

記:有些人會以為精神病是行為古怪瘋癲,傳媒新聞時常這樣說,是否真的是這樣?
曾:其實好多時病情不同、病徵不同、日常生活形態不同,會影響每人的表現。另外,是發病時才有病徵,醫好了便沒有病徵了。不會永遠行為古怪。好多病人好了,同平常人一模一樣,甚至怕給人知道,在人群中會更安靜不出聲地生活,有些人對很多事變得不感興趣。

記:哪為何媒體又說他們瘋癲?
曾:這就是因為出了事故。例如前排在金鐘縱火。醫好了的病人,應是平靜地,找到工作好好生活,無緣無故怎會在媒體出現?只要有一人出事,大家就以為這是精神病人的常態。這就造成一個偏見的報道。

絕大部分精神病患者反而是退縮、善良

記:哪豈不是很不公平?
曾:事實上,有些患者的確是有暴力行為。特別是重症,思覺失調、妄想症等,那些病人但其實只佔 3-5%,大部分患有這些病的人都沒有暴力傾向的。有暴力的精神病人只佔少數,跟普通人是相若的數字,絕大部分精神病患者反而是退縮、善良的。

記:哪大多數的人病徵是否相同?
曾:當然不是,例如精神分裂、狂躁抑鬱、焦慮恐懼,大家病症不同,病徵亦不同。如果只說一個人有精神病,是很概括的講法,根本不知他是有情緒問題,還是思想、思覺失調,所以,其實,這標籤不是好準確,反而令人恐懼。

記:精神病患者是智商低一點?
曾:當然不是,其實和智能沒有關係。抑鬱緊張思覺失調,和智商是兩回事。當然,一個抑鬱患者同時是智商低的人,行為表現當然會有不同。

記:精神病是否永遠好不了?
曾:這也要看好的定義。和其他心理病一樣,或和其他長期病一樣,若有食藥有醫治,痊癒機會很高。可能中國人有個想法,這病是否會斷尾。這很有趣,因為有很多病,例如內科,紅斑狼瘡、血壓高、心臟病、糖尿病其實也不斷尾,要長期食藥。但一到精神科,不知為何,便會想去到一個地步就要希望停藥才叫醫好。

busy street

記:可能大家對精神病不理解,便以為和其他病不同。
曾:現在的看法是,你有個病,長期食藥,很穩定,生活質素好,人很舒服,沒有受病徵騷擾,也可算是痊癒的一種。雖說現在醫學進步,但其實有很多病也不是完全可以根治的。這真的要在概念上的轉變。

記:我們曾聽有人問,精神病會否傳染?會否學到?真的曾有人問。
曾:絕對不會傳染,當然也不可能會學到,不用擔心。這有誤解,可能認為完全隔離或關進醫院就好。當然不是這樣。

記:哪要怎樣?
曾:如果長期病患,會在門診看病。只是嚴重才會住院,其他科的病也是一樣的。血壓心臟病也是看門診,直到很嚴重才會住院。在精神科,有明確的範例標準才會住院。

記:例如?
曾:如病人對自己或他人有傷害,例如想自殺,或攻擊其他人,才會住院,否則就不一定需要。

記:也有人曾問,這種病是否浪費社會資源?
曾:這涉及人權的問題了。他們本身也是社會人士,只不過病了,為何不能享受社會的資源?而且康復了,無論工作或做義工,他們亦能回饋社會,是一個有用的人。

記:一般人能否協助他們?
曾:很多時精神病患者需要長時期的康復,需要家人朋友社會人士支持體諒接納。所以能接納他們,當他們是一個正常人便可以,這是很重要的。

在城市中,有十分之一的人,在一生人中,都有機會患上不同類型的精神病。

記:精神病和我們生活關係多少?
曾:大部分研究,在城市中,有十分之一的人,在一生人中,都有機會患上不同類型的精神病。1998年政府公佈,當時患上不同類型的精神病有一百二十萬人,嚴重需要長期康復的有九萬人。2014年,精神科專科學院研究指出,每六個香港人有一位有不同情況的精神科病症。

記:嘩,六人有一人?這真的不少。但怎樣界定?
曾:不能簡單看,近幾年外國有這趨勢,有兩個軸,橫的看,可能有精神病有嚴重症狀;但同時可以是,沒有任何症狀,因為醫好了。另一種是沒有精神病的人,身體健康,但他可以是時常心理狀況欠佳。

記:你的意思是,精神病若醫好了,心理狀況有可能比沒有精神病但有情緒困擾者為佳?
曾:即使有精神病,若處理得好,也可以慢慢康復,也可有較佳的心理健康,活得好。當然,若一個精神病者,處理不好,心理健康當然會欠佳,活得差。同樣地,若沒有精神病,也會有心理狀況好或差,可以有四個可能。

下一篇:專訪曾韋僑醫生(中)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