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信仰意識,在聖召缺乏的氛圍下,分擔責任」——訪問課程主任何奇耀先生

上一頁(3/9) 主頁 下一頁(5/9)

301

記:記者
何:何奇耀

記:教區有不少教友培育課程,如日神、夜神、再慕道課程、教理班等,為什麼聖神修院神哲學院還要舉辦普及和文憑課程呢?

何:堂區的不同課程,有不同重點。而教理班主要是教授教理講授技巧和一些基本的神學知識。神學普及和文憑課程的範圍則比較全面,學員可以接觸到多方面的知識。

日神、夜神的課程內容全面,但作為學術界承認的學士學位課程,必須兼顧學術上的要求,而且以英文學習為主。普及和文憑課程以信仰培育為目的,全以中文學習,可以滿足一般教友在信仰上的需要,以及照顧到希望以中文學習的教友。

記:神哲學院不少教授都是神父修女,為什麼這課程主要由教友授課?有沒有特別意義?

何:首先,在教學資源上,神父修女的教授人數不多,他們的工作量也很大。而神哲學院多年來培育不少平信徒神學生,有意在神學培育和推廣上幫忙。

由於課程以平信徒為主,設計上不是一個純學術和理論的課程,也希望神學可以對信仰生活有所助益。平信徒老師們在教授時可以加入一些生活化的體會。

我們也希望藉著這課程,提高平信徒的意識,讓大家覺察到教友在信仰上可以做多一些。

記:舉辦這個課程,有沒有遇到反對聲音?

何:由於一般感覺神學是抽象和不容易理解,最初遭到一些質疑,一般平信徒會不會有興趣報讀。不過課程推出的首年,報讀人數卻超出我們的預期。往後幾年報讀人數也保持得不錯。可見有不少平信徒對信仰知識有渴求。我們估計日神和夜神早幾年轉為英語學習,對本課程的反應也有影響。

記:有人說,如果夜神是大學,這課程就像中小學。是不是不夠程度的教友才讀這課程呢?

何:不同課程在定位上不同,所以不可以這樣比較。日神和夜神在學術上有嚴謹的要求,因此也強調在理論層面的鑽研;學院也期望畢業生日後可以在學術研究上有所發展。

神學普及和文憑課程以培育和深化信仰生活為主。一方面希望加深在教會服務的學員的神學基礎;同時也鼓勵畢業生去發揮自己在課程中所學,探究他們各自的教友職務。學院新辦的教會職務文憑課程,也是為此而開辦。

本課程也有一些修會,按他們的培育需要,為成員報讀。

記:這課程有什麼不足之處?如聖母學是不是講得太少呢?

何:本課程範圍上很大程度上參考了日神和夜神課程,因此可以說是很全面的。不過由於限於教學時間,有些如教會法、中國教會史等未能包括在內。至於聖母學,也不在日神和夜神的課程範圍內。不過學院會定期辦聖母學講座,讓學員參加。

在教學資源上,目前有幾位導師須教授幾個科目。我們還可以尋找多一些導師加入,以分擔現時導師的工作量。

由於學員眾多,而文憑課程的同學可以遙距學習,不一定須要上課。同學間的互動交流受到一定限制,未必可以很快熟絡。因此我們定期舉辦神學加油站,作為一個學習上交流的平台;同時也成立了學生會,以學習和信仰活動去促進大家的互動。

201

記:請問開辦課程有什麼目的?現在已有人畢業了,覺得是否符合開辦目的?

何:信仰培育和深化信仰知識是課程的主要目的。我們見到畢業學員的反應都十分正面。很多學員,包括內地學員,都認為對深化信仰有幫助。讀完基礎班,一般都會讀進階班的。雖然也有人退學,但多數是因為時間問題,相信不是課程成效的問題。

記:怎麼會構思到普及和文憑兩個內容基本上一樣,學習方式卻不同的課程?

何:我們的出發點是希望有多些平信徒有學習神學的機會。因此曾思考教友修讀課程時會遇到的困難和需要。例如有些教友未必可以在固定的時間上課;也有一些教友對聽學有興趣卻花不到時間做功課;學院亦曾辦過遙距課程,知道有內地和海外的需要。我們再參考聖經學院的聖經課程也分有普及和文憑課程安排。因此定下了普及和文憑兩個內容基本上一樣,學習方式卻不同的模式。

記:你和其他老師們對學員有甚麼評價?

何:老師們對同學的評價都十分正面。我們都感受到同學們的投入和熱誠。有老師也與我分享說他們越教越投入,越教越開心。我也留意到學員多了留心和參加教會的活動。這是一種意識提高的轉變。

特別要提的是我們不期待每位學員都有優秀成績,反而希望學習對大家的信仰生活有幫助。

記:請問你有沒有補充,或其他事情想向讀者講呢?

何:四十部課本對這課程十分重要。課本一方面規範了教學的內容,另一方面也有助老師們的教學。在同一課程之下,課本更呈現了不同科目之間的連繫。這可算是第一套完整的中文神學教材。我知道有非課程學員購買,內地有的教區也跟我們取得版權重印。

最後希望畢業的同學可以在自己的崗位作見證,當他們能活出所學,自然能讓其他教友知道,神學有助了解自己相信了什麼,吸引更多人學習,提升教區教友的質素。普及神學並不要求學員成為神學家,而是希望教友提高信仰意識,在聖召缺乏的氛圍下,分擔責任。

302
課程的三位負責人(左起)劉敏芝小姐、丘建峰先生和何奇耀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