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修 · Uncategorized · 倫理 · 信仰生活

 聖誕 ∙ 禮物

~ 路易 聖誕節是送禮物的日子,不管你是否基督徒。作為父母的更會為子女準備各樣最好的東西作禮物,從生命的起始到人生路上的每一階段──是否有點保險或理財廣告的感覺?(一笑) 最近有一位朋友本來有機會促成一筆買賣以賺取可觀的傭金去為三位孩子各備一間物業。無耐事情未如想像中順利,而他也有點失落。因為他認為能為小孩的未來備妥一個安樂窩是一件最好的禮物。筆者並不反對為小孩作準備,但對於朋友的失落卻一直想跟他分享另一個看法。 我相信這位朋友已為小孩準備了甚至是已送出了他們一生中最美滿的禮物:父愛!一位會為家人付出,為下一代謀劃的父親。且在能力許可下不是先為自己添購甚麼或去滿全個人的甚麼需求,反而是把一切都先投到下一代的身上,為下一代擔憂。這愛就算最後在物質上孩子連一分錢都沒有多得,相信他們的心和人生都充滿愛、責任感及對家人的關懷。 主耶穌說:「你們縱然不善,尚且知道把好的東西給你們的兒女,何況你們在天之父,豈不更將好的賜與求他的人?」 (瑪 7:11) 這話說得真!天父真的把更好的賜給了我們,祂把獨生子賜給我們罪人,為叫我們不致喪亡。在這普天同慶的日子讓我們也好好準備自己,以愛還愛,把祝福送給身邊每一個人。 天主在天受光榮,主愛的人在世享平安!亞孟

信仰生活

通諭的精華是烏託邦?

(週33)2020年頒布的「Fratelli tutti 眾位弟兄通諭」拾穗(下)主題分享 6. 甚麽能够讓你透過交談,平心靜氣的對話或熱烈的討論,與人一起尋找真理? 「聖方濟亞西西在聆聽窮人,病弱,大自然的聲音時,他聽到天主的聲音,他使這一切成為他的生活方式」(48) 每次交談都是豐富自己的機會,從對方角度去探討真理,更有的是去傳福音,把自己認為珍貴的和別人分享。交談的最大誘惑是想壓制對方,使對方臣服,或者是按刪除,沒有耐性聽到最後。 曾經旅途中要和一位印象中合不來的姊妹同房,她給我的印象是有點咄咄逼人,但兩周的同房有很多交流的時間,發覚對方也不是那麼難相處,交談間也發覚對方有其可愛之處。到頭來受益的是自己,因為我的心變得寛大,這次的交談經驗也為將來的交談帶來勇氣和希望。聖方濟亞西西能從聆聽受苦者及大自然中聴到天主的聲音,真是美好!主啊!幫助我也能這樣做。 7.誰是我的近人? 幾時我對其他人有同理心,有慈悲,有關懷,我就是其他人的隣人,幾時其他人關心我,為我代禱,他們就是我的鄰人,換言之,幾時我們進入天主的大愛,我們就成了彼此的鄰人。 對烏克蘭戰火中的人民,自然災難的受害者,我都有同理心,但個別的同理心是微弱的,如果堂區(教會)除了祈禱,更會有些聯合行動,大家齊心恊力持續伸出援手,我們就會有「近人文化」,「拾穗文化」。 8. 你對「相遇文化」有何體驗? 「在我們所謂的現代社會中,種族或民族仇恨往往是最難以克服的。慈善的撒瑪黎雅人,受其憐憫之心觸動,通過其行動,開闢了一條與「世仇」對話及接納之路。他創建了一種新文化,「相遇的藝術」。《眾位弟兄通諭》指出:生活雖然充滿矛盾,卻是一種相遇的藝術」(215)。 「相遇文化」意指我們作為人民,應熱衷於彼此相遇、設法彼此聯繫、架設橋樑,並計劃一個所有人都可參與的項目,從而形成某種對生命的期盼和生活模式。這種文化的主體是整個人民,而不是試圖借助專業及媒體資源來安撫社會上的某部分」(216)。 「相遇的藝術」的基礎首先是必須肯定自己所思所想,對自己的信念,信仰有所肯定,其次是誠懇,願意向對方坦誠分享自己的信念,不驕傲,不催逼,只在交談,只在聆聽,也有勇氣承認自己的短處和盲點,這樣,兩種文化就會自然會相遇交融,雙方都進入了聖三的共融。 我曾參加英國語言學會的口試,要在15分鐘內陳述一本文學書,起初考試官的態度充滿輕視,但當我誠摯地講出自己對George Orwell 1984 的看法及其對香港人的啟示,他馬上變得專注聆聽,並和我開始了平等的討論,接下來的聆聽試也特別讀得慢些去讓我寫筆記,最後又關心我的轉工問題。半小時的考試完畢,我在雨中走向車站,滿心充滿感恩,因為兩個陌生的靈魂在交談中相遇,彼此釋出善意,欣賞,關懷,一切是多麼美好!這相遇讓我肯定相遇藝術的美好,並且永遠在記憶中留痕。 9. 如何能培植新的善良文化? 「在我們及我們的孩子和年輕人生活的社會中,瀰漫著濃厚的消費主義生活模式,但只有少數人有能力維持此種生活,因而導致暴力衝突和相互摧殘。「只顧自己」的想法迅間惡化成「彼此對抗」,這比任何瘟疫的情況更壞」(36) 「福音中,耶穌說:「我作客,你們收留了我」( 瑪25:35),耶穌能說出這樣的話,是因為祂有一顆開放的心,關心他人的疾苦。 聖保祿鼓勵我們:「應與喜樂的一同喜樂,與哭泣的一同哭泣。」(羅12:15),當我們的心採取這種態度,便能對別人的經歷身同感受,而不管那人的背景和來歷。當我們這樣生活,必會體驗到他人是我們的「骨肉」(依58:7)(84) 我當了廿多年的英語補習教師,學生由小學到大學一年級的都有,發現加拿大的英語教育非常棒的一環是無論是小學生,中學生,大專生都需要讀文學,從文學作者的觀點,學生看到善的美好,惡的醜陋,暴力,互相摧殘帶來的毀滅,這些文學作品都滋潤了我的心田,相信也在孩子的心上留痕,對他們的性格有所影響,這就是培植善良文化,這就是善良的態度,雖然不一定講宗教,但文學的影響力可以使青少年關心別人的疾苦:「我作客,你們收留了我」( 瑪25:35),「應與喜樂的一同喜樂,與哭泣的一同哭泣」(羅12:15),百川到海,殊途同歸。 10. 你對「宗教為世界的兄弟情誼服務」有何看法? 「教會有一個社會性的角色,不只是扶助弱小或教育青年,也盡力促進 人的進步,及一個大同博愛的世界」(276). 「我們希望成為服事的教會, 從她的家裡走出來,從她的殿宇裡走出來,從她的聖所裡走出來,陪伴生命,維持希望,成為團結的標記, (……)搭建橋樑,拆毀圍牆,播種和好」(276) 「另一個有關「拾穗」的《聖經》故事就是盧德傳,令人驚訝的是,這個外方拾穗者的名字竟出現在默西亞的族譜中(瑪1:5)事實上,我們可以說,「拾穗」是相遇與友愛文化的一部分」 之前幾次反省都講到教會仍然做不到從她的殿宇走出來,教宗方濟各很努力,但整個教會各階層由神長到教友卻沒有動員起來,各堂區有從事社會服務的善會,但只是一小攝人,而且也沒有聖經的培訓。 如果你問我,如何令教會成為服事的教會,教友都有「拾穗」的文化,那根源仍在聖經,如果每個主日彌撒後,大家都留在聖堂一至兩小時,探討主日讀經的意義和反省,我相信大家都會感受到聖言推動的力量,也更感受到聖體的滋養;也許有人認為主日彌撒後要去飲茶,那我們又有否反省到十誡中守安息日的真正意義是為欽祟天主,沒有聽懂天主聖言,自然也不能實踐,欽祟也就徒具形式了。 總結 總結一句,沒有聖言推動,「交談,近人,相遇文化,善良文化,服務社會」通逾的精華永遠仍只是…烏托邦! 阿信 29/10/2022 溫市 Image by Andrew Martin from Pixab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