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往專題報導

手領聖體 Vs 口領聖體

eucharist000

最近十年八年,在香港教區內,有一班虔誠的教友掀起了一股熱潮,就是鼓勵大家望拉丁文彌撒,口領聖體。先不論好或壞,這的確為教區帶來一個新的現象。但同時也帶來一些爭論。

自六十年代梵二以來,不同的地方教會都實行禮儀本地化,回應大公會議的禮儀憲章。可以說,禮儀本地化是令教友覺得翻天覆地,真正是有人歡喜有人愁。在七、八十年代到千禧間,香港教會禮儀本地化可說是完勝。

但是,梵二大公會議五十年後,開始有禮儀學者發出疑問,禮儀單一化是否好事?同一時間,亦有教友懷念起梵二前的優秀傳統,例如拉丁彌撒、日課等,加上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亦提倡各教區可按自己的具體情況,由神父為教友主持拉丁彌撒。本篤亦同時提倡教友重學拉丁文。一時間,拉丁文、拉丁彌撒、日課成為熱潮,吸引不少青少年。

這些青少年從來沒有經驗過拉丁彌撒,當第一次參與時,可說是驚艷,和傳統一些老人家的意見大相徑庭。有些老教友說起拉丁彌撒,常說不知神父在唸什麼,而神父又背向會眾,只看到神父的背面。

但是,這些缺點,竟變成年青人口中的優點,就是有神秘感。梅瑟在西乃山也看不到天主,但我們本地彌撒就是什麼也清清楚楚,不單只清楚,而且程序和程序之間,很少空間給教友默想。但是,拉丁彌撒正正因為教友們不懂拉丁文,當神父在唱頌時,便好像有了背景音樂的默想空間。有青年教友因此愛上拉丁彌撒,也可以說是很正常。所以,現在每主日在進教之佑堂十二時半,都有由特倫多團體主持的拉丁彌撒。

既然如此,有本地語言的彌撒,也有拉丁彌撒,大家盡可各適其適,不用爭論。但是,在網路上,有教友提出意見,認為手領聖體是錯的,是褻瀆了聖體。這些教友沒有主張一定要參與拉丁彌撒,卻認為只有口領才正確,於是,爭論不斷。

我們天主教平信徒網上雜誌做了一個問卷調查,並不是問教友們意見,而是問現在各堂區領聖體聖血的情況。結果如下:

eucharist001

eucharist002

eucharist03a

調查結果顯示,現在各堂區九成多的教友是用手領聖體。原因有很多,可能是習慣,也可能是有教友根本不知可以口領,亦不知口領手領有何分別,為何要口領,為何要手領等等。人類的行為,很多時是跟大隊的,認為這樣最安全。既然大部分教友都手領,而最有權威或神學知識的神父都沒有反對,也沒有教另一種方式,我們照跟應最安全。

所以,當網路上有另一種聲音,認為手領聖體是褻瀆時,便有很多人不解,亦當然有不少人反彈,認為是冒犯。於是,口領派及手領派當中,都各自有神學高手或禮儀高手,都搬出神學家或禮儀學家的論據,指出非如此不可。

而雙方最後聚焦的重點是,這樣做算不算褻瀆聖體?

我們看了網路的言論和理據,老實說都丈八金剛,摸不著頭腦。因為我們不明白什麼是褻瀆聖體。

聖體,就是耶穌親臨餅酒中。耶穌親臨,我們當然要尊敬。口領派認為,我們的手可能很髒,不知觸摸過什麼,而且,萬一把聖體跌在地上怎辦?手領派卻認為,尊敬最重要是內心,即使神父派送,也難保不會跌在地上。爭論無日無之,各自拿出神學及傳統,務求壓倒對方。

其實這正正是令我們摸不著頭腦的地方。耶穌,不是要我們眾人合而為一麼?不是要我們先去掉自己眼中的大樑麼?就是這種爭論,已「在」不尊敬聖體了!

再進一步說,或更宏觀地說,若我們沒有好好地做一個基督徒,一個基督的跟隨者,我們是不是在褻瀆聖體?在日常生活中,我有記起耶穌基督嗎?

有每天恭讀祂的聖言嗎?聖熱羅尼莫說,不恭讀聖言,就是褻瀆聖體。

除了自己,我們有關心家人,自己的教會嗎?有關心我們的近人嗎?

有關心這個世界,這個社會嗎?我們對有需要的人有伸出援手嗎?對於一些邊緣份子,我們有去關心嗎?還是施之以歧視的目光?

有去探訪在囚者、患病者,給他們溫暖嗎?有關心露宿者嗎?見到社區角落貧窮人士,我們有關注嗎?

我有對工作盡責嗎?

有沒有用暴力心態對人對事?

我願意為耶穌而受苦嗎?有背上自己的十字架嗎?

有愛天主在萬有之上嗎?

也有愛自己嗎?

除了聖經,有沒有看其他培育信仰的書籍?

有參與一些信仰培育課程嗎?有自己的信仰小團體嗎?

我們有好好去分享信仰,表達出喜樂的精神嗎?

說到底,怎樣才算尊敬聖體?望有識之士教我。

下面是最近修訂內容:

以上的專輯貼出後,有讀者提醒我們,就口領聖體或手領聖體的問題,應提出一個較為肯定的答案給大家,以致教友們不會無所適從。該位讀者亦提供了一位神父的回應:
「無論口領聖體,還是手領聖體都是教會所準許的。没有說一個方式好過另一個;或是一個方式虔誠過另一個。」
教區禮儀委員會羅國輝神父亦有以下回應:

問:伸出舌頭領聖體,比用手接聖體放入口中,更加恭敬?
答:偏見。用舌頭罵人的次數,比用手打人的次數多,機會也大。舌頭或手都是用來恭敬天主的,兩者教會都准。

問:跪下領,比站著領更虔誠,更相信耶穌的親臨?
答:最好去問耶穌,和問心吧!各適其適,教會都准的,為甚麼要比較!無論跪、站、手、舌,都需要培養內心的信德和虔誠;有諸內,形於外。

問:不慎跌了聖體,或滴了聖血在地上,是否犯了褻聖的大罪?
答:請直接問問耶穌吧!可能他會擁抱著你說:「以後謹慎點吧!我會照顧自己的。我在加爾瓦略山上,為你所交付的,比現在你掉在或滴在地上的來得多。這是我為你們而犧牲的。領吧!恭敬不如從命,好好領聖體聖血;不要因此不領,因嚥廢食。」

教會傳統這樣做:尊敬和謹慎撿起聖體碎屑,或抹淨滴下聖血,用清水清洗抹布(聖血布),水倒入聖井或花槽,化掉好了。做妥,夠了,不必心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